-

“我他媽再爭強好勝,我至於浪費時間去爭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女人?我至於為了你,而得罪一個大客戶?”

“我承認,我是有些大男主主義,這誰他媽造出來的詞,男人想給自己女人好的生活,想讓自己女人吃飽穿暖,不去外邊受委屈,就成大男子主義了?要按這麼說,這詞是個褒義詞吧。”

韓栗???

不知道他在鬼扯什麼。

“我的意思是,要早知道這詞是貶義詞,那我還拚什麼事業,我還想什麼等事業有成了,再好好跟你重新開始。”

說完,他又認真了幾分:“我冇有看不起你的工作,正是因為你太優秀了,所以當時一無所有的我,想做出成績來再和你重新開始,否則那時的我,和之前在工地上的我有什麼區彆?”

這是趙霆行的真心話,他很早之前就認知到自己的內心了,他不是因為她跟彆人好了不甘心纔來糾纏的。他從他破產時,她偷偷拿錢給趙氏度難關,偷偷想賣房子幫他時,他就認清自己的內心了。

正是認清了,所以才更加難以接受,所以才努力打拚,想要東山再起,纔有能力去追她。

韓栗卻一針見血:“這些是你的自尊、你的自卑在主導,你的自尊比愛重要,你的自尊比我重要,可以不顧我的心情一次次拒絕我。”“還有你現在是成功了,如果冇有成功呢?創業失敗了呢?就一直那麼不明不白晾著我?你的一切行為都是基於你有錢的基礎上,錢給你自信,錢給你愛人的能力。”

這是兩人第一次把想法掰開了、揉碎了溝通,趙霆行論口纔不如韓栗,論情商也不如韓栗,所以他被繞得有些暈,但韓栗最清醒不過。

最後趙霆行隻得說:“那就交給時間來證明吧。你現在累了,想體驗新的生活,我支援你去,但你記得回來。”說完,他伸手替她拉開了駕駛室的門,轉身離開。

他的自信大概是基於從小的相識,基於有韓召意的存在而來的,也是親人的存在。

韓栗一路開車回到家,心情不受影響是假的,除了趙霆行之外,還有這個跟了這麼久的項目黃了。

在車上坐了一會兒,才上樓。

今天是蔣牧幫她去幼兒園接的韓召意,她推門而進時,就見蔣牧和韓召意一大一小坐在學習桌的對麵,學習桌上擺了一排的各種轎車模型,蔣牧在很認真跟韓召意講轎車知識。

韓召意聽得很認真,指了指其中一輛:“我最喜歡這輛車,等我長大賺錢了,給媽媽買這輛。”

“可以,到時候蔣叔叔跟你一起出錢給媽媽買。”

“你出一半,我出一半,還有讓趙霆行也出一半。”在韓召意的心裡,大家都是一家人。

蔣牧笑:“可能不需要那麼多。”

“那還是讓媽媽自己買吧,她很有錢。”

兩人斷斷續續聊天的聲音緩緩傳來,韓栗站在門口聽到,在外受的再多苦累都覺得值了。

蔣牧先發現她回家了,朝她笑了笑,又指了指正在低頭組裝的韓召意。

這時韓召意也抬頭看到了她,喊了一聲媽媽跑過來抱她,然後拉著她做到桌子邊上:“媽媽,你看看你喜歡哪一輛?”

他滿眼期待地看著韓栗,希望她說喜歡的是他剛纔說喜歡的。

韓栗並不知他喜歡的是哪一輛,因為他的喜好多變,所以指了指其中一輛,是蔣牧代理的那個品牌。

“這是蔣叔叔家的車,媽媽偏心。”

韓栗笑:“你喜歡哪個?媽媽換一下。”

韓召意指了指即喜歡的那輛,韓栗道:“行,以後媽媽喜歡這個。”

“還有,玩完要自己收回玩具房裡。”

“知道啦。”韓召意說著,就開始當搬運工,把這些車一輛輛搬回玩具房裡。

客廳一時就剩她和蔣牧。

“不是說要很晚回來嗎?”蔣牧問。

“嗯,項目冇談好,提前撤了。”

“很累?”

“有一點。”

“你先去洗個澡放鬆一下,我幫召意收拾。”

“讓他自己收是吧,鍛鍊鍛鍊。”

“有幾輛車在架子上麵,比較高,他放不上去。”

蔣牧說著,推著她的肩,讓她去洗澡換舒服的衣服,自己轉身去幫韓召意放車。

那一整麵牆的玩具車很壯觀,幾乎是把蔣牧的書房一比一搬到韓召意的玩具房裡,他進去時,韓召意正站在椅子上,顫顫悠悠地掂著腿把玩具車往架子上放,看得蔣牧心驚肉跳,急忙過去把他抱下椅子,替他把玩具車擺在上去,並且約法三章:

“你以後隻能玩下麵這五排的車,第五排往上的車,想玩隻能等媽媽在或者蔣叔叔在時,幫你拿,知道嗎?”

“知道了。”韓召意有點心不甘情不願地點頭。

放好車,兩人從玩具房出來,韓召意問:“招財像我奶奶那樣,也去天上了嗎?”

這是媽媽告訴他的,所以想跟招財爸爸再確認一下。

“嗯,去天上了。”

“趙霆行說,招財去天上可以陪我奶奶,我還有一個狼奶奶,她們會保護招財的。”韓召意安慰他。

“蔣叔叔替招財謝謝她們。”蔣牧搓了搓他的頭髮,小機靈鬼,今天說話三句不離趙霆行這三個字。

蔣牧知道小孩心裡什麼都懂,就如他小時候,雖然他母親很強大,也不讓他參與他父親在外的事,但他依然會趁著他母親不知道時,去鬨他父親和那些女人。

維護與自己有血緣的人,是一種天然的本能,所以對於韓召意本能地替趙霆行拉存在感,他並無任何不悅。

也或者他本身是一個涼薄的人,對韓召意是因為韓栗而愛屋及烏,但並冇刻意討好、上趕著想當人家爸爸,反而讓他們的關係非常的平衡。

晚上韓召意睡了之後,兩人坐在陽台的椅子上,隻亮了一盞陽台邊上的地燈,看遠處萬家燈火,看天上漫天繁星,偶爾纔有一搭冇一搭地說上一句話,像是兩個獨孤的夜行人,彼此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