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阮從抽屜裡把族譜遞給老爺子,陸闊正好進來,朝她使了使眼色,讓她出來。

“顧阮東在門口,你看看他走了冇。”陸闊在門外小聲說。

“好。”

阮阮便出門去看了,太瞭解陸闊,估計是把人打了,又擔心人。

顧阮東冇有離開,還靠在那輛黑車旁邊,低著頭看著地麵,一身黑,看著單薄又孤單。

“哥。”阮阮叫了一聲,站在他的麵前,有些怕他又有些心疼他。

顧阮東抬頭看她,最後目光定在她的肚子上。阮阮瘦,所以肚子微微隆起就比較明顯。

“進去吧,冇事。”聲音很消沉,一說話,扯動唇角的傷口有點疼。

阮阮:“陸闊剛纔在氣頭上,你彆生他的氣。”

“嗯。”

兩人都沉默了,雖是兄妹,但真冇有什麼話可說。尤其現在顧阮東整個人像被人抽了筋、拔了骨一樣,靠在車門邊,人都是散的。

阮阮想了想,鼓起勇氣勸到:“哥,時間或許是一劑良藥,但良藥也需要添柴加火用心煎熬,如果隻是一味的順其自然,那時間隻會成為一把利刃,把你們的感情耗冇。垚垚不是以前的垚垚了。”

對他們夫妻之間的矛盾,誰對誰錯,阮阮不做評價,因為每個人立場不一樣。

顧阮東又嗯了一聲,不知聽進去多少,在門外呆到傍晚才離開回森州。

機艙外,正是落日,餘暉灑滿半邊天空,金燦燦的很熱鬨。

而他要失去垚垚了。

在陸家門外時,他打了長長的一段話發給她,想求她的原諒,他冇有隨便對待她的意思,隻是太愛了,所以不知該怎麼跟現在的她相處。

直到剛纔上飛機時,才收到她的回覆:那就先分開一陣。

一切都失衡了。

網上的風波,郝姐冇太管,因為有東陽影視的人比她更積極去處理,雖然冇什麼用,該發酵也發酵了。

陸垚垚第二天就現身機場,和陳檸回一行人一起前往西北去參加公益活動。

之前去過,知道有多冷,所以這回冇有臭美,拉了兩大箱子的厚衣服去,身上也穿著長到小腿的羽絨服。

一旁的姍姍昨天看到新聞時,後悔死了,覺得自己這個助理很不稱職,冇有照顧好她,後來問她什麼事,她隻說冇事,媒體瞎報道的。

為此,姍姍還和小蔡吵了一架,小蔡信誓旦旦:“顧少從來不打女人,更何況是陸小姐,怎麼可能會動手。”

姍姍:“那也是欺負垚垚了,不然垚垚能哭得那麼傷心?”

小蔡:“隻有陸小姐欺負顧少的份。”

姍姍原本是要陪同她去西北的,但是垚垚拒絕:“她們基金會有不少工作人員,不用你去。今年辛苦你了,給你多放幾天假,春節後見。”

垚垚態度堅決不讓她跟著。

姍姍給郝姐打電話請示,郝姐說:“那你就彆跟著了,垚垚可能想藉此機會出去散散心。”

姍姍有些難受:“垚垚不會不相信我吧?我不會把她行程告訴蔡帥的。”

“不會,垚垚不是這樣的人。”

陸垚垚確實不是這個原因,她是單純想給姍姍放個假而已。而且這次去西北,要去偏遠地區走訪那些被拐賣的婦女,估計會很苦,所以冇必要拉著姍姍一起吃苦。

姍姍幫她的兩個大行李箱辦完托運,送她進安檢口時,就哭了:“垚垚,我回去就跟蔡帥分手。”

陸垚垚都要無語了,諷刺道:“那要不要順便也把工作辭了?嚐嚐失業加失戀的滋味?”

姍姍被噎住,轉身對陳檸回說:“麻煩你們一定幫忙好好照顧垚垚,這是她平時的飲食習慣和日常一些生活習慣,辛苦你們了”

說著,竟然遞過去一張印滿字的a4紙給陳檸回。

陸垚垚眼疾手快把那張紙搶回來,又感動又覺得丟人,把她當弱智了嗎,要一個大學生照顧她。

姍姍可是記得她上回冬天去西北,回來臉上都被凍傷的情景,所以才這麼不放心。

陸垚垚挽著陳檸回,頭都不回地走了。

這次的活動,除了她和陳檸回,還有公益組織裡另外3位成員,分彆是會長,理事,攝影師,成員挺簡單的。

這是陸垚垚人生第一次坐經濟艙,本來公司自己掏錢給她升的頭等艙,但是她覺得體驗一下也不錯。

還是挺擠的,而且剛上來時,就有不少乘客認出她來了,陳檸回特意給她換到靠窗的位置坐著,避免彆人的打擾。

“謝謝。”

“不客氣,是我們考慮不周。”

起飛後,陸垚垚開始認真翻看陳檸回給她的這次探訪人員的資料。陳檸回也冇有閒著,從隨身包裡掏出一本書在看。

間隙,陸垚垚轉頭瞄了一眼,發現是一本意大利語的書籍,反正每個字母她都認識,但冇有一個詞是認識的,不由很佩服問:“能看懂?”

陳檸回說,她們專業,每個同學都會多學幾門外語的,她主要是英語、法語和意大利語,但學不精,所以要利用這個寒假多看幾本書。

哦,學霸的世界,陸垚垚是真不懂。資料看完,她就閉眼休息了一會兒。

下飛機後,陸垚垚對這個機場挺熟悉了,隻不過現在有點物是人非的感覺,冇讓自己再陷入胡思亂想裡,和她們一起去取行李。

陳檸回依然穿得單薄,還是昨天見麵的那件呢子衣,行李箱也隻有很單薄的一個,陸垚垚大概也能猜出女孩的家境不好。

陸垚垚兩個很大的行李箱,拿出來後,就把其中一個行李箱遞給陳檸回:幫我推這個。

陳檸回很熱心幫忙,一手一個推著。

到了酒店,陸垚垚是單獨的一間房,陳檸回急忙把她的行李箱給她。陸垚垚笑道:“你拿走吧,給你帶的。”

陳檸回不明所以,回到自己房間時打開一看,一箱子的羽絨服,至少有七八件,對方顯然不太會摺疊衣服,因為行李箱拉鍊一打開,衣服全都蓬鬆擠出來,堆成小山似的。

每件衣服都是嶄新冇穿過的,而且似乎怕她知道牌子,還特意把標簽都給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