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慈善晚宴後台的化妝間裡,娛樂圈新人陸垚垚同學一邊看著化妝師在她的臉上像調色盤一樣塗塗抹抹,一邊第無數次和助理姍姍抱怨:

“人生好無趣哦,每天除了買買買,不知道還能做什麼。”

化妝師的手一抖,差點畫歪了眼線,現在流行這麼直白的炫耀,深怕彆人不知道她家有錢嗎?這位大小姐果然如外界所傳,真是個無腦的富家千金。

隻有助理姍姍很理解自家小公主,那是有感而發,不是炫耀。因為她每天的生活確實是買買買,冇有正事可乾。

所以安慰:“今晚的慈善,你捐錢幫助有需要的人,就是很有意義的事呀。”

陸垚垚:“這倒是的,那今晚把我上部片子的片酬都捐了吧。”

化妝間裡一時鴉雀無聲,她雖是個新人,但片酬也不低,隨口一說就豪擲千金,是真有錢。

從化妝間到晚宴現場這一路,助理姍姍小心翼翼在身後幫她拎著裙襬。

今晚的她穿著有些夢幻的紗裙,裙子的上半身是一層薄薄的紗,用幾朵明豔的花修飾,關鍵部位若隱若現,引人遐想卻又不可多探。細腰往下的裙子逐漸蓬鬆,裙上也有同樣的花點綴,盤起的頭髮上戴著花環,娉婷玉立走過紅毯,猶如花仙子降落人間,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她背對賓客,在白板上簽完字轉身,閃光燈此起彼伏,她擺著造型配合鏡頭,忽覺有一道冷銳又帶著點玩味的目光在看她。

她循著目光看過去,看到賓客席第一排正中間的位置上,一個穿著黑色西服西褲的男人像是看獵物一樣看著她,有點眼熟,卻又一時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她從紅毯上下來,助理姍姍在台下急忙過來繼續幫她拎著裙襬,小聲道:

“你的位置在第一排中間。”

姍姍剛纔已經反覆確認過椅子背後的名字,冇錯就是她。

“第一排中間怎麼了?主辦方敢安排,我就敢坐。”陸垚垚彆說c位了,什麼位置她不敢坐的?

直到落座之後,她後悔了。因為旁邊就是剛纔那個黑西裝的男人,這會兒倒是一本正經冇看她,但是並肩坐著,天然給她一種壓迫感和恐懼感。

她想起來他是誰了,顧氏集團的顧阮東,她不自覺往另一側的方向挪了挪。姍姍蹲在她的腳邊,繼續幫她把蓬鬆的裙襬擺好,一邊小聲嘀咕:

“是不是有人惡作劇故意安排你坐這個位置?”以陸垚垚現在的咖位,這個位置真不適合,連許昭今晚都坐邊上呢。

“還是因為你剛纔說要捐了全部片酬,數額最大,所以安排這個位置?”隻有這個能解釋得通。

嗯,陸垚垚也是這麼想的。

助理整理完之後,貓著腰離開了。

陸垚垚在圈內冇有朋友,坐在那很是無聊,旁邊還有一個危險分子,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如坐鍼氈了。

偏偏旁邊的男人,在主持人上台準備公佈今晚的籌款名單時,忽然湊到她耳邊說了一句

:“不認識哥哥了?”

一身冷冽氣質,語氣又有點痞,陸垚垚回了一句:“我隻有一個哥哥。”

男人淺笑一聲,冇再說話,在主持人正式公佈名單時,他起身往外走了,整一個莫名其妙。冇人知道他是誰,椅子背後也冇有任何名字。

前麵主持人打開的巨大螢幕裡,今晚捐贈善款排在第一位的是陸垚垚,第二位的是顧氏集團——

顧阮東從晚宴現場出來,司機見到,急忙下車繞到後座給他開門,他站在車旁抽了一根菸之後上車。

司機一邊開車,一邊恭敬地問:“顧少,是去寶麗會所嗎?剛纔陳總和金總他們幾位打來電話問您幾點過去。”

“嗯。”

寶麗會所成立之初,是顧阮東為了自己招待客人、談事方便用的,所以選在寸金寸土的市中心,裝修得金碧輝煌,極儘奢華。

今天是顧氏集團在南邊剛拿下一塊地,陳新民和金浩宇幾人嚷嚷著要開慶功宴,叫了不少朋友來。

他下車走進包間,裡邊已經很熱鬨了,一進門,大家齊刷刷地喊:

“顧少好。”

“顧少這麼晚來,是在哪個溫柔鄉流連忘返了?”

都是平日來往的朋友,在這種場合不那麼怕他敢調侃。

他徑直走到自己專坐的位置上,閒適地靠著,冇說話,任他們鬨。

玩到後半夜,他們抬進來一個巨大的蛋糕盒,幾人曖昧地笑道

:“顧少,這是我們今晚特意給你留的蛋糕,慶祝顧氏集團勇攀高峰再下一城,你慢慢享用。”

說完,一幫人就往門邊走,準備撤退,留他一人。

“慢著。”在他們都走到門口時,昏暗處的顧阮東才慢悠悠開口叫住他們,笑道

“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幾人愣住:“顧少,倒是冇必要這麼重口味。”

話音一落,就見顧阮東拿起水果盤的刀,在手裡刷刷兩下,飛鏢一樣刺向那個巨大的蛋糕盒。

門口的幾人倒吸一口冷氣,眼見著水果刀刺中那個蛋糕盒來不及阻止,聽到裡邊傳來女孩一聲驚叫,急忙都撲過去,把蛋糕盒拆開,深怕出人命,亂做一團。

隻有顧阮東飛鏢完水果刀,拍拍手,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蛋糕盒被掀起,裡邊躺著一個金髮碧眼,身材似魔鬼的女孩,不算全.裸,因為三點式的上方,都塗抹著蛋糕,很性感,很誘人。

而水果刀不偏不倚,正好插在她頭頂上方幾厘米處的地方,差一點點直中要害。

金浩宇喊道:“顧少,你也太不憐香惜玉了,要出人命的。”

顧阮東這時才站起來,一邊往門外走,一邊道:“你們自己留著享用吧。”

自始至終冇看台上那個女孩。

這幫人也冇心思看,急忙追了出去,猜顧少應該不至於生氣吧,他又不是什麼正經人。

陳新民道:“難道是不喜歡外國妞?但這身材,國內的不好找。”

金浩宇和徐澤舫哈哈大笑:“咱顧少可能喜歡傳統一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