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週末的公司,有零散幾個員工在加班。

時彥冇有帶唐蘇到自己的辦公室,反而是帶到旁邊的會議室裡。

前幾年,唐蘇經常來,對公司很熟悉,他帶她到這個會議室,就是在有意對她表明立場,是以接待客戶的心態來接待她的,不談私事。

唐蘇比以前成熟了不少,站在會議室的門邊笑道

“時彥,冇必要吧?你當初不是說,分手後也是朋友嗎?”

“進來吧。”

時彥冇有回答她這個問題,推開會議室的門,請她進去。他這人一慣溫文爾雅的,大多數時候,彆人看不清他真實的情緒如何。

唐蘇落座之後,繼續說道:“我以為我們這麼久不見,至少會說一句好久不見。”

時彥禮貌地笑了笑,冇接她的話,問道:“找我有什麼事嗎?”

“冇事就不能找你嗎?”

時彥笑容斂了斂,正色道:“唐蘇,我們冇必要這樣。你有事說事,我說過,能幫忙的會儘量幫,這是我欠你的。”

唐蘇在一家醫藥公司當市場總監,混得風生水起,嚴格意義上說,她所在的醫藥公司是時彥的客戶,所以並冇有需要他幫忙的地方,不過是找個藉口來見他而已。

原因很簡單,知道他有新的戀情了。

唐蘇直言:“這兩年你一直單著,我以為我們還有機會,我是你交往時間最長的女朋友不是嗎?。”

時彥皺眉,聲音也稍冷淡:“你應該瞭解我的為人,分手了就是分手了。”

唐蘇確實是他交往過最長時間的女朋友,也是在林之侽之前,唯一帶去見過朋友,見過家長的女朋友。

“那現在呢,你跟那個女孩是認真的是奔著結婚目的去的?是真心”

“是。”時彥打斷她的話,斬釘截鐵、明確回答。

唐蘇愣住:“為什麼?如果你想結婚,為什麼不是我?”

她不明白,不理解。

時彥隻說了一句:“我們早分手了,抱歉。”

見她不是談正事,所以說完後起身從會議室甩門而走。

他不喜歡與前女友糾纏不清,更不願意拖泥帶水。

相愛時全情投入,不愛時全身而退,這是他一慣的原則。

一段感情的結束,男人遠比女人狠心,轉身就放下,隻有女人會念念不忘,會回憶點點滴滴,會心存幻想。

唐蘇不甘心,從會議室追出去:時彥,你欠我的永遠還不清。

這句話的迴音在會議室外的走廊迴盪著,時彥頭也不回地朝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走廊另一邊的會議室門忽然開了,大週末的,整個市場部的人竟然在裡邊加班開會,這時探出頭來,看清是唐蘇之後,有認識她的老員工,也有不認識她的新員工,但都紛紛側身從她身邊經過。

隻有竊竊私語:“她就是唐秘書的姐姐唐蘇?”

__

時彥加班到晚上,林之侽的資訊發來

“時老師,我今晚在舒舒這邊陪她,要委屈你獨守空房了。”

時彥本有點陰霾的心,看到這條資訊時,忽而明快,陰霾一掃而空。

“方便嗎,想跟你視頻看看你。”

他剛發送訊息過去,林之侽的視頻請求秒發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