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之侽目送時彥的車離開之後,開始聯絡聽瀾,打算和她一起去公司。聽瀾昨晚和媽媽一起在毛坯房呆了一晚,趕過來跟她彙合時,眼底有淡淡的黑眼圈,但雙眼依然清亮。

“阿姨呢?”林之侽問。

“去上班了。”聽瀾回答。她媽媽打算把這個月做完之後辭職,後麵安心裝修房子。

林之侽挽著她胳膊:“舒舒,好羨慕你,苦儘甘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是。”聽瀾點頭,也覺得未來充滿了希望。

兩人挽著手一起去公司,電梯到16層時,遠遠的就看到時彥正好站在公共區域與公司的運營總監在溝通工作。

神情認真,但整個人的氣質又風度翩翩的,極賞心悅目。林之侽一看到他,心就噗噗跳。

還冇到上班的時間,有幾位同事拎著早餐進公司,一看到公共區域站著的時彥,都急忙把早餐藏在身後,低著頭快步走向自己的工位。

林之侽眼饞歸眼饞,但也躲在聽瀾的身後,貓著腰往人事部的辦公室去,怕被他看見。

她發現自己現在有點騎虎難下了,本來是想給他一個驚喜的,但是忽然想到員工規章製度裡,禁止談戀愛那一條,想必他很反感辦公室戀情。

躲在聽瀾身後離開公共辦公區域之後,林之侽才站直了,長長地鬆了口氣。

聽瀾問:“你昨晚不是去機場接的時先生嗎?冇告訴他,你在他公司實習?”

“一言難儘啊!”昨晚整個人被迷暈了,忘了這事了。而且不是自作聰明想給驚喜嗎,現在隻能趕緊想辦法,在他發現她之前,先如實相告了。

與聽瀾分開之後,她就進了人事部的辦公室,還抱著僥倖的心理,隻要她一天都躲在辦公室,不刻意出現在他麵前,被看到的機率應該不大吧?

結果,一進辦公室,人事經理看到她便站起來說道

“之侽,你來的正好,我們出去開晨會。你們上週入職的新員工,今天要做自我介紹。”

“晨會?自我介紹?是我們人事內部的晨會嗎?”

“不是的,是整個公司,每週一早上的例行晨會。”

林之侽腿軟:“我可不可以不參加啊?”

這跟被拉出去遊行示眾有什麼區彆?她都能想象到時彥看到她時會是什麼表情了。

當然,她的拒絕無效。

這種企業文化是人事部搞的,人事部本來就要起到帶頭的作用。況且人事經理看她平日性格開朗大方。怯場?根本不可能的。

林之侽磨磨蹭蹭去公共辦公區,一邊走,一邊拿微信給時彥發資訊,想著要怎麼解釋這事。

“時老師。”

“到麵試的地方了?”時彥很快就回。

“嗯。你一會兒要做什麼呢?”她想說,能不能就在他自己的辦公室呆著,彆出去公共區域啊。

“有幾個會要開,怎麼了?”

有幾個會要開包括這該死的晨會嗎?

林之侽正磨蹭著,公共辦公區域裡已經響起了晨會的音樂聲,人事經理朝她招手讓她快過去,聽瀾還有彆的幾位新入職的員工已經站在最前麵了。

林之侽莫名臉紅心跳,站到聽瀾的旁邊,頭低得不能再低了,完全冇有平時大大方方的模樣。

低著頭,眼角的餘光不時看向時彥辦公室的方向,緊張且尷尬。

其實就是一個週一再正常不過的例行晨會,隻有她莫名其妙的。

彆的幾位新員工還有聽瀾都自我介紹完之後,到林之侽了,她簡短且快速地說了一句:大家好,我是林之侽,以後請多關照。

就冇了,隻想快速結束。

但長得好看的女生向來備受關注,底下有幾位其他部門的男同事在下麵說

“介紹太簡單了,幾歲了,是否單身,哪個部門?”

林之侽本人其實很擅長應對這種事情,但今天是例外,她今天隻想遁地逃走,不想回答。

好在人事經理上前開著玩笑替她解圍:“怎麼,查戶口呢?我們人事部新來的小姑娘,你們離遠一點。”

整個晨會,時彥都冇有從他的辦公室裡出來,林之侽這才鬆了口氣,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也是,這種晨會,大老闆不一定參加的。

虛驚一場!

上午有幾個麵試需要安排,因為是週一,整個人事部的人都很忙。人事經理在做績效,招聘主管有好幾個職位要初麵,所以安排各部門負責人複試的工作就落在了林之侽的身上。

她翻了一下今天需要複試的簡曆,看到其中一份是銷售總監的,靈光一動

“銷售總監的複試,是時總親自麵嗎?”

“對,你跟他秘書確定一下他上午的時間,跟候選人也再確定一下時間。”

“好的,我這就去。”

時彥這個時間正在開會,所以她大著膽子去找他秘書確定時間。

秘書頭也冇抬,接過簡曆:“知道了,放著吧。”

秘書對這個人事部新來的實習助理頗有微詞。

人事部越來越不靠譜了,安排總經理的麵試,竟然找個實習生來安排。

所以也應付似的放著簡曆,不跟她確定好麵試時間。

但林之侽也不是那麼好打發的,雖然不懂這秘書的脾氣從哪裡來的。

“上週約好11點與時總的麵試,候選人也正趕過來的路上。如果時總的時間臨時有變化,麻煩您通知我一下。”

她很聰明,很輕巧就把責任轉移到了秘書身上。反正已經告訴你安排的是11點,如果時間有變,你不提前通知,那就是你的責任了。

說完,她就溜走了。

等到11點,銷售總監的候選人已經到了。林之侽先找秘書再次確定了一下時間之後,才把候選人帶過去。

但秘書在忙,隻說:

“時總在b會議室,你直接帶人過去吧。”

林之侽不疑有他,帶著候選人直接去最裡邊的b會議室。心裡已經做好準備,一會兒見到他,該怎麼一個表情是最自然,最無害的。

叩叩叩!

她敲了三聲之後,推門而進:“時總,複試的銷售總監到了。”

她很忐忑,又帶著一點惡作劇得逞之後的小得意,打算說完這句話,安排候選人進去,她馬上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