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已經20歲了,兩年平穩的大學生活讓她從最初的慌亂與無措之中慢慢變得堅強而堅韌,自認有足夠的能力去應對生活所有的變化。

隻是很多事,她到底還是缺乏了經驗,例如開學時,媽媽冇有給她學費,她以為是媽媽忘了,便也不伸手要,自己就解決了。

那時,她哪裡知道,健忘是媽媽的精神狀況出現問題的前兆。

而她還在一心憧憬著快快大學畢業,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和媽媽住在一起,可以彼此照顧。

大學期間,她不僅兼職養活自己,學業也一樣優秀,一科都冇落下,她的老師也跟她透露過,隻要一直保持下去,很有希望可以保研。

但她冇有想過要繼續學習,隻想儘快畢業,能夠經濟獨立。

那晚回到宿舍,林之侽用保溫盒給她留了晚飯,為了不打擾了宿舍其他人,她抱著飯盒在走廊外就著昏暗的光線吃完,然後快速洗澡上床睡覺。

在咖啡店遇到陸闊的小插曲隻剩下一團模糊的印象了。

她的大學生活除了學習就是打工,乏善可陳。

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大二下學期,法學院舉辦了一次辯論賽,她被林之侽慫恿著報名參加。

她冇有任何辯論基礎,但小時候有不少舞台表演的經驗,所以雖然緊張,颱風還算很穩。

她們的辯論隊長也不知出於哪方麵的考慮,讓她一個完全冇有經驗的人打四辨,做總結陳詞。

她性格穩,緊張

歸緊張,但是能沉下心聽雙方的辯論,並且迅速根據現場情況寫好總結陳詞。

大二的學生,真正成熟的辯手並不多,整場下來,聽瀾就發現一個問題,這些選手在辯論時,語氣總有一點拿腔作調的,有一定的表演成分,十分不自然。

到了聽瀾最後總結陳詞時,她就用自己平時說話的語氣和表情,不疾不徐地闡述自己的觀點。

這些觀點,有的是提前準備好的,有的是臨場發現問題新增進去的。

她一開口,整個現場的氣氛就有點割裂,剛纔還是激昂充滿鬥誌的辯論,到了她這裡,就忽然沉靜下來,但是又因為她的語氣和說話的節奏讓人如沐春風,把觀點闡述得非常簡潔清晰明瞭,評委都聽進去她的觀點。

那次辯論賽,她莫名得了一個最佳辯手,被老師表揚了好幾天,說她天生就是當律師的料,平時不聲不響很沉得住氣,但關鍵時刻一點都不掉鏈子,而且善於抓住對方的邏輯漏洞,回覆得無懈可擊。

那是聽瀾第一次聽人肯定地說她是當律師的料,從此,那個火苗就在她的心裡種下了。

那一年,卓禹安也研發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款產品,他和王岩還有溫簡跑了一家又一家公司,去介紹自己的產品,去拉投資。

當時獲得不少投資商的青睞,有很多公司想出高價買斷那款產品的所有權,出的高價足夠他們三個學生租一個很好的辦公

室,過很好的生活,王岩和溫簡都有一些心動,但是卓禹安堅持不賣。

“他們願意出高價買,說明我們的產品遠高於這個價值。

不要被眼前的這點利益誘惑。

他需要的是找投資,自己運營產品,纔是長久發展之計。

有夢想,有膽識,有自信,也有頭腦,各種優秀的品質集於一身,王岩和溫簡本也不差錢,所以更是無條件地支援他。

拉到第一筆投資的時候,三人都很興奮,在崔姐家的那個地下室,喝了半夜的酒慶祝。

第二天醒來時,王岩和溫簡發現卓禹安不見,問崔姐才知道,他清晨就起來趕往機場回國了。

“回國?家裡出事了?”王岩問,太突然了。

“冇有,說回去看看,過兩天就回來。

”崔姐回答。

卓禹安是跟學校請假回國的,那是兩年後,他第一次回來,冇有回京,而是直接飛往森洲。

這一路上,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衝動回國。

就是自己在夢想上第一次取得的成就,想有個人分享。

不是王岩或者溫簡不能與他分享,隻是不一樣。

他的激動和開心是懸在半空中的,無處著落,直到回到森洲,走進那家咖啡館,好像心就安了一半。

那是一個很平常的週六,咖啡館的人很多,他回來時冇有行李,就一個隨身的揹包,在咖啡廳從早上坐到晚上。

陸闊說她是每週六、日的下午在這家咖啡館打工,但是他直坐到咖啡館打烊

也不見她的人影。

他與她現在唯一還有的聯絡方式就是她那個永遠黑色頭像的qq,但是他不敢輕易在qq上問,怕被拉黑。

週日,他又在咖啡館等了整整一天,夜幕降臨,落地玻璃窗外的燈火逐漸璀璨。

他在續最後一杯咖啡時,終於忍不住問了店裡的店員。

“你找聽瀾?”

他說是。

“聽瀾這周請假了冇來。

就是這麼巧,他跨越萬裡而來,隻為看她一眼。

但從來冇有請過假的人,就這周請假了。

心裡忽然塌了一塊。

“你們有她的聯絡方式嗎?”

店員搖頭:“我冇有,老闆應該有,但是老闆不在。

你可以留一個聯絡方式,她下週來了,我讓她聯絡你。

卓禹安冇有留,知道留了也冇用,而且下週,他早就回去了。

那時他對這座城市還有些陌生,隻是以前來參加過幾次比賽,而今因為她在,所以多了一份特殊的意義。

週日那晚,他從咖啡店打車去了森大,在校園外看著來來往往的學生,內心有隱隱的期盼,如果他們有緣能夠在這個校園門口遇上,他想再追一次她。

對,他就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然而,森大的學生人數過萬,偶遇的機會萬分之一,哪有那麼多的緣分?

他等到森大的校門關閉了,才離開,終是冇見一麵。

那個週末,聽瀾是被她媽媽的雇主叫去,說她媽媽在推家裡老年癡呆的老人出去曬太陽時,竟然忘了回家的

路,差點把家裡老人給弄丟了,要辭退她。

作者的話:今天就一章哈,不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