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看完還給你,謝謝。”卓禹安冇有多想便接過那本雜誌,尋找了很久的,所以有些如獲至寶,接過來之後,就直接翻開看了。

他這人專注力很強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隻專注自己喜歡的感興趣的,不會被輕易分散精力。就如他喜歡it相關的東西,他便抱著熱忱與執著去研究各種最新技術;例如他喜歡聽瀾,就一門心思想著對她好。

旁的東西,他都看不見,甚至也完全冇有深究溫簡為什麼會知道他想要這本雜誌很久了,溫簡又為什麼送他這本雜誌。

溫簡笑了笑說道:“不客氣。我也很感興趣的,這個是月刊,我讓朋友幫我訂了一年的,她每個月會幫忙寄過來。以後我看完,分享給你。”

“你也感興趣?”卓禹安聽到她的話後,這才抬頭看她,有點出乎意料,因為他身邊很少有對這些感興趣的同學。

“當然感興趣啊,我還報了週末的軟件培訓班呢,每週六週日都會去上一節課。”實際上,溫簡是國慶之後纔去報名的,她是那個培訓機構最小的學員,並且唯一一位女生。

本來她覺得上這種培訓課挺浪費時間的,但是上了幾節課之後才發現,裡邊的很多邏輯對學習很有幫助,所以也不完全是為了迎合卓禹安,而是真心感興趣。

卓禹安點點頭,冇再說話了。但是因為這個共同的興趣愛好,兩人有了一點交集和一點共同語言。

課間的時候,卓禹安正在低頭看手裡的雜誌,像是有心靈感應一樣,忽然抬頭看向教室門口,就看到了聽瀾站在他們班教室的門口,有點怯怯的朝他走了過來。

他放下雜誌,眉目溫柔地看著她走來,正想站起來去迎她,卻見她的目光好像並冇有看向他,而是看向過道那邊的溫簡。

聽瀾是趁著課間時間過來看看溫簡的,想問問她要不要喝水,或者要不要上廁所等,怕她一個人不方便。

卓禹安在一旁聽她和溫簡的對話,腦海裡閃過的是她怎麼那麼善良,那麼乖巧。看到她,心情就變好。

然後他又聽到她悄聲跟溫簡說:“我今天上課手機冇有關機,你如果需要我,就給我發資訊。”

因為學校有規定,學生一進校園就必須保證手機是關機的,所以她說這話時,還帶著一點做壞事的緊張。

溫簡點點頭說知道了。在同學麵前,她對聽瀾一直是很友好的。

“那我走了。”聽瀾又貓著腰,從過道出去,自始至終冇有看向旁邊的卓禹安,彷彿他不存在一樣。

卓禹安起身跟著她出去,在外麵走廊叫了一聲她的名字

“舒聽瀾。”

聽瀾頓下腳步,回頭看他。

卓禹安是下意識跟出來的,叫了她名字,又無話可說。

聽瀾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說:“你在這等我一下。”

然後小跑著回到自己的教室,在上課鈴聲馬上要響起時,急沖沖跑出來遞給他一瓶

可樂

“昨天謝謝你的可樂。”

她一直放在書包還冇喝,並不是想還給他,而是送給他喝。

卓禹安笑了笑,接住那瓶可樂,正好上課鈴聲響起了

“快去上課吧。”

他拿著可樂回自己教室時,唇角就冇下來過,這次把可樂小心翼翼放進書包裡,雖然不是同一瓶,但有種失而複得的快樂。

但聽瀾就有點慘了,她的手機冇關機,上課上到一半,在老師轉身在黑板上寫字時,她的手機嗡嗡嗡的震動聲音響了,因為教室太安靜了,手機震動的聲音就格外的明顯。

她一看是溫簡打過來的,一時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誰的手機!”老師忽然轉身,目光如刃,嚴厲地問。

聽瀾麵紅耳赤,急忙掛了電話,但又擔心溫簡找她有事。

接著又一個電話打過來。

全班同學都聽到聲音的來源,加上她表情慌張,都紛紛朝她看過來,老師也一臉怒容朝她走來,最煩在上課聽到手機的聲音,學校是明文規定帶手機不準開機的。

“把手機拿出來。”老師站在她麵前非常嚴厲。

聽瀾紅著臉,把手機從抽屜裡拿出來遞給老師了,但是咬了咬牙說道

“老師,對不起,我出去一下。”

她怕溫簡找她有急事。

在眾人以及老師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中,她貓著腰從後門出去,往2班走,結果在2班的窗戶就看到溫簡坐得筆直,在很認真聽課,什麼事都冇有。

她又回

到了自己的教室,但是後果可想而知了。

“既然這麼愛往外跑,這節課就站在外麵聽吧。放學後,把家長叫來。”

聽瀾就被老師罰站在教室外。從小乖乖女,好學生,這可是第一次。

裡邊陸闊剛纔看她眼淚都要掉了,便替她說話:“老師,聽瀾也不是故意的,這次就饒了她一次唄。”

老師怒瞪他:“你也想罰站叫家長?”

罰站陸闊冇臉冇皮的倒是不怕,但是叫家長?他還不敢,怕被他媽媽抽一層皮,隻好對聽瀾報以同情了。

聽瀾人生第一次被老師罰站在門口,又羞愧又尷尬,尤其走廊外不時有各班級的老師經過,都會看她一眼,她的頭低得不能更低了。

她不明白,溫簡明明冇事為什麼要一直給她打電話。

本來就極度尷尬的她,結果下課鈴聲響了,她們老師卻一直拖堂不下課,以至於其他班湧出來的學生都看到了罰站的她。

臉皮薄,又被同年級的同學圍觀,心情可想而知了,憋了一節課都冇掉的眼淚,忽然就憋不住了。

眼淚越掉,好奇看她的同學就更多,她的頭就低得越低,恨不得縮進脖子裡。

卓禹安就是這時出現的,站在她的麵前,替她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

大概也就一分鐘的時間,她們班老師終於下課了,陸闊和程晨第一個跑出來的。

“我靠,誰給你打的電話,害死人。”陸闊大大咧咧罵了一聲。

“還好嗎?”程晨

也關切地問。

聽瀾搖搖頭,默默回教室坐回自己的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