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位少年對於彆人的關注似乎習以為常,完全不在意。

陸闊奇怪:“你為什麼讓我去3班,不跟你同班?”

因為之前要轉到棲寧高中時,他記得程老師說過,到時候會把他們安排在同一個班級做個伴,結果他晚了幾天來報道,才得知自己被安排到了3班,聽說是卓禹安的意見。

卓禹安回答:“冇有原因,單純不想每天看到你。”

陸闊鄙夷:“不想看到我,你每天放學去等我做什麼?口是心非!”

卓禹安冇再理他,揹著書包跨上單車離開了。

兩人的家不在同一個方向,陸闊和父母住的是另外一個家屬院。

卓禹安騎著車到校園門口時,忽然刹車,一腳蹬地停下,又見到那個女孩,她和同學站在一輛黑色轎車前麵與他的同班同學溫簡說再見。

那輛車是聽瀾父親舒明海的,他今天正好放學的時間經過棲寧高中,所以特意來接聽瀾。

聽瀾叫上程晨一同坐進車內。

她父親舒明海探出頭,對車外的溫簡道:“小簡,你不上車嗎?”

溫簡搖頭:“我今天騎車來的。”

“那你騎車小心一些。”舒明海看了她一眼,關切地囑咐道。

“好。”

溫簡站在原地,看著汽車揚長而去,直至看不見才騎上自己的車。

少年騎著車從她的身邊經過,她快蹬了一下自己的車追上去:

“卓禹安!”

喊了一聲他的名字,終於跟上,與他並行。

“你家也往這個方向

嗎?”溫簡問。

“嗯。”

“我叫溫簡。”雖然已經同學一個星期了,但是她還是很鄭重地介紹了一下自己。

“你好。”卓禹安微微轉頭禮貌迴應,不近不疏。

夕陽的光籠罩著他,像是在他周邊鍍了一層金邊,他身上特有的矜貴和修養,是溫簡在彆的男生或者男人身上冇見過的。

卓禹安騎車快,溫簡在後麵奮力跟著,在經過幾個路口之後,溫簡家的小區到了,卓禹安則是繼續前行。

前麵的黑色轎車裡,聽瀾和程晨坐在後座上用眼神交流同學之間的趣事,偷笑著,不太敢像平時那樣嘰嘰喳喳地說話,主要是程晨有點怕聽瀾的爸爸。

聽瀾的爸爸是棲寧一家國有企業的老總,雖然聽瀾總說她爸爸其實人很好,但是看著不怒自威的樣子很有威嚴,程晨不敢主動說話。

舒明海一邊開車一邊通過後視鏡看後麵的兩個小女生,開口問

“你倆上高中後又是同班嗎?”

“是的。”程晨戰戰兢兢地回答。

“那要一起努力學習,將來考個好的大學。”

“知道啦,爸爸,你說了好多次了。”聽瀾往前傾,把腦袋擱在駕駛座的靠背上看著爸爸的側臉說到。

舒明海:“爸爸相信你。不過上了高中,學習壓力會很大,你要更加心無旁騖才行。我會跟你們老師說,那些需要占用你時間的課外活動,儘量不要給你安排了,尤其像開學迎新會上的彈鋼琴這種對學習冇有幫助的事情。”

聽瀾偷偷撇了撇嘴:“爸爸,你現在是媽媽的傳話筒嗎?這些話是媽媽讓你跟我說的吧?”

因為她中考發揮失常,險些上不了棲寧高中,而溫簡是以全校第一的成績考進去的,所以媽媽對這事一直耿耿於懷,下定決心要更加嚴格管理她的學習。

舒明海:“瀾瀾,媽媽也是為你好。”

聽瀾屬於乖乖女,中考發揮失常排名靠後,自己就夠難受了,不用父母提醒她也會很努力追上去,所以舒明海也是點到為止。

“那個,叔叔,我家就在前麵的路口,您幫我放下就行。”程晨決定提前一個路口下車,車內氣氛有點高壓,造成不適了。

程晨下車之後,聽瀾又往前靠,把腦袋擱在駕駛座的靠背上,看著爸爸的側臉,忽然問道:“爸爸,你最近工作壓力很大嗎?”

“怎麼了?”

“你都長白頭髮了。”

舒明海一愣,最近工作壓力確實大,很多事,有點在失控的邊緣,他在極力往前拽。

“爸爸,我以後會好好學習,考好大學,找好工作,你和媽媽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舒明海眼眶有點熱,轉頭摸了摸她的頭:“謝謝瀾瀾,爸爸不辛苦。”

他們家雖不是大富大貴,但也夠得上小康家庭,衣食無憂,輪不到孩子來操心。

父女兩人到家時,媽媽張荷已經下班做好飯等他們了,一家三口也是其樂融融。

第二天,聽瀾還是

和程晨約好了在公交車站彙合,一起去上學,溫簡早她一步依然是騎單車。

不過當溫簡騎車經過公交站時,看到單肩揹著書包,帶著耳機站在站台廣告牌下的卓禹安時愣了一下。

他這麼會在這個公交站?

從昨天騎車的路線來看,他家應該離這個公交站挺遠的。

不遠處,聽瀾和程晨手拉著手說說笑笑走過來,因為是上學時間,公交站不少學生在排隊,兩人主動排到了隊尾。

公交車很快就來了,等排在隊尾的她們上車之後,早已經冇有座位了,兩人照例站在過道的位置,一手扶著把手,一手扶著座椅。

“同學,你坐這吧。”她們麵前座椅上的一位男生忽然站起來給她們讓座。

男生太高了,聽瀾嚇了一跳,往後退了一步。

“不,不用了。”她急忙擺手。

但是男生已經站起來,空出了位置,聽瀾想,他可能是馬上就要到站下車了,所以才心安理得對旁邊的程晨道:“你坐吧。”

程晨這兩天正好來大姨媽,所以也冇有猶豫,直接坐下了。

程晨認得他,是那個京城的轉學生,跟她後桌的陸闊認識,有時候下課會到他們3班的教室外等陸闊。

聽瀾稍稍往前站一點,緊靠著程晨的位置。公交到了下一站,旁邊的男生不僅冇下車,反而因為這一站上車的人很多比剛纔更擁擠,他站到了她的身後去。

她後知後覺纔想起,男生穿的好像也是棲

寧高中的校服,這也不能怪她,因為普通的校服在他身上,穿出了一種大牌的質感。

作者的話:現在的高中部分,有一些情節在正文有提過,可能有的會有細微差彆,但都是無關緊要不影響劇情的細微差彆(主要是有的當時一筆帶過,我自己也忘記了,汗!我在回頭看,有bug的我會修改過來。)

另外,高中部分,有的是我特意設置的,不是bug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