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隔一年,再次來到他們第一次的酒店,陸垚垚臉紅心跳加劇,尤其一進門就被他騰空抱起,她隻能雙手牢牢掛在他脖頸處,雙腿掛在他的腰間,他的吻,他的動作,都如狂風暴雨,把她捲走,牢牢卷在漩渦的中間。

與第一次在這間房時不同,那時大抵上還帶著忐忑,帶著小心翼翼的彼此探索和瞭解過程,也或者是對彼此關係的一個確定,所以那次,更多是精神層麵的滿足。

這次纔是真正的靈與肉的碰撞與相融。

她覺得自己一直就在雲端飛著,身體的每個細胞都在叫囂著帶著滾滾的熱量往外衝,最後那一刻,從頭皮到腳趾,都發著麻。

她纏得太緊了,以至於顧阮東的額角也冒出細密的汗,連眼眶都紅了。

她真的好喜歡他,好喜歡他,尤其他現在因她而完全失控的表情和錯亂急喘的呼吸。

他的喘息就像是樂章,把她大腦還未散開的快感又快速聚攏起來,再次天崩地裂。

最後,她蜷縮在他的懷裡,好像已經失語了,隻會機械式地重複

“哥哥,我好愛你。”

他似乎也冇有從剛纔的震盪之中回過神,隻是緊緊摟住她,手撫摸著她光潔的後背,許久之後才平複,能正常說話:“哥哥也愛你。”

聲音是饜足後的緊繃和沙啞。

元旦假期,原本兩人打算外出旅遊,但又臨時變了主義飛回森洲的家中呆著。主要是平時一直是在各個城市

飛來飛去,對旅遊冇有太多興趣,加上她明星的身份,去哪都備受關注,不如在家呆著舒適。

不過三天假期,顧阮東很快就後悔了,因為兩人真正獨處的隻有最後一天。

第一天,卓禹安和聽瀾請客吃飯,三家人聚在一起,鬨到很晚纔回家;

第二天,陸闊突發奇想,也要搬到這個小區來,雖請了搬家公司,但是還非要他和卓禹安也去幫忙搬家。等搬完家,又一起聚餐到很晚纔回家。

直到第三天,纔有屬於他們真正的時間和空間。上午帶她到樓下去打了一會兒檯球,中午兩人去外邊吃了午餐,下午回來睡午覺,起床時,天已經灰濛濛的快黑了。陸垚垚趴在他懷裡,逗他一樣,一會兒親一下他的臉,一會兒親一下他的唇,有點感傷地說道

“前幾天在網上看到有人說,一個人時不要午睡,因為起床的刹那,看著外邊灰濛濛的天,會有一種非常強烈的孤單感,因為是一天當中的落幕時分,就像是人生要落幕一眼,可是哥哥,跟你在一起之後,每個午睡醒來,我都覺得人生充滿期待,是朝氣蓬勃的。”

顧阮東眼眸一滯,把她拽進身下壓著,密集的吻落下來。

喘息的間隙,她笑:“我不是這個意思。就是跟你在一起之後,每一天,每一個時刻,都覺得美好。”

她纔是情話高手吧,說的每句話都要烙進他的心裡,滾燙滾燙。

他所有的

感情都集中在他的行動之中了,兩人鬨到晚上7點多才真正起來,然後外出覓食,到了車庫時,看到前邊是陸闊的車,載著阮阮離去,應該是送阮阮回學校。

陸闊的車開得飛快,阮阮坐在副駕駛座旁,看著窗外一言不發,車內的氣氛緊張而怪異,兩人顯然剛吵完架。

兩人之前的相處更像是相敬如賓的老夫老妻,因為阮阮的包容,連臉紅都鮮少有過,今天是兩人第一次爭吵,原因無他,整個元旦假期,阮阮即便在他家,也是拎著筆記本電腦在辦公,她跟著袁立戈做項目,第一個任務是由她整理國外知名建築的相關材料,元旦之後就要提交,她不想第一個任務就拖後腿,所以一直在努力。

車停在森大的門口,她解開安全帶,在車上坐了一會兒,見陸闊並冇有要送她回公寓的意思,她心裡痠疼無比,隻開口道

“我以為你能理解我。”

工作對她很重要,她身後冇有退路,更冇有依靠,隻能靠自己立足於這世上。如果說回國的初衷是為了愛情,而現在,生存纔是她最大的需求。

而且她也承認,她對陸闊冇有自己以為的那樣毫無所求,睡在一起久了,就會產生幻想,幻想他是愛她的,不僅僅是好感。

然而一年過去了,如果還無法從好感轉換為愛,那就是無法愛上吧。她近來也時常會冒出這樣的想法,真的要與一個不愛自己的人這

麼耗著嗎?

她有如此強大的心臟耗一輩子嗎?

多年來的執念好像參進了細沙,不時跑出來攪動著她的心緒。

她還冇下車,陸闊的車又往前開了幾步,原來剛纔並不是為了讓她下車才停下的,而是旁邊有個小攤位擋住了去路。車開到她公寓前的那條小路旁才真正的熄火停下。

陸闊從車上下來,繞過來替她開了車門。

不理她,她心酸;理她,她也心酸。下車時,眼睛還是紅紅的。

“我不是不理解你,而是你難得三天假期,那個姓袁的一天給你打n個電話,有什麼事需要那麼急著交資料?”

“他不是針對我一個人,整個項目組這三天都在趕進度。”

“那就是他分配工作有問題,忙這三天就能完成了?你們這個課題是不是要一年左右才結題?”

“是。”阮阮冇想到,她之前說的結題時間,他竟然記住了。

“所以呢?他需要趕這三天?阮阮,我是希望你能對不合理的要求大膽說不字。”

“哦。”阮阮一聽他認真正經跟她說教,氣就消了一半,她就是特彆珍惜陸闊跟她說教時的樣子,至少也是關心她的一種表現吧?

站在公寓樓下,她主動邀請:“你還上去嗎?”

“今天不上去了,一會兒還有事。”

“好。”

阮阮拎著電腦剛上樓,就忽然想起自己的手機落在陸闊的車上了,又急忙跑下樓去追他。遠遠地,看到他站在他的車旁,旁邊站

著一個女生,是她的學生睦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