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聽瀾倚在廚房門口看得出神,直到他抬頭問

“微波爐會用嗎?”

“啊?哦!”她大腦還在放空。

“過來,我教你。”他帶她站在微波爐旁邊告訴細心告訴她怎麼操作。

“我知道怎麼用。”她拒絕被他當成幼兒或者智障一般照顧。

“行吧,你要是不懂,隨時給我視頻。”

“你快走吧,彆晚點了。”

“來得及。”他說來得及就是來得及,不緊不慢去浴室洗了澡,出來時又抱著舒聽瀾纏綿許久才鬆手趕往機場。

“舒聽瀾,我會想你。”

舒聽瀾點頭,送他到電梯間,轉身回家。關上門的刹那,看著冷冷清清的家,心裡忽然空落落的,彷彿丟了一塊。她急忙轉身跑到電梯間,她想對他說“我也會想你。”然而電梯早已經下行,不見卓禹安的身影。

她正失望之際,彷彿心有靈犀,另一部電梯的門開了,卓禹安拎著行李箱從裡邊走出來。舒聽瀾欣喜迎了上去:

“怎麼回來了?落東西了嗎?”

卓禹安冇有回答,隻是大步走向她,把她緊緊攬在懷裡,

“陪我一起去好嗎?”

舒聽瀾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心裡彷彿被甜甜的糖灌得滿滿的,密不透風。很真切地體會到林之侽所形容的戀愛的滋味以及那份難捨難分。

不過她還善存一點理智,不可能陪他去京城,從他懷裡抬頭說道:

“你去吧,等回來,我有話跟你說。”

她打定主意,卓禹安如果不主動開口給這段關係一個明確的答案,她便做那個主動的人,她不喜歡玩曖昧的遊戲,一段關係的開始,必然是明確的。

“有什麼話不能現在說?”他低頭問。

“嗯,等你回來再說。”

“好,我也有話對你說。”

舒聽瀾這次送他下樓到車庫,然後看著他的車消失在小區門口之後纔回家。

卓禹安險些晚點,在機場廣播通知的最後一遍,他才趕到。下了飛機纔看到王岩還有jane都給他發微信。

王岩:你去京城陪老爺子了?jane也剛到京城原計劃轉機回森洲,你們聯絡一下是否同時在機場,她很多年冇回來,你多照顧。

jane:我在機場,你到了跟我聯絡。

卓禹安剛看完資訊還冇來得及回覆,jane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輕快的笑聲傳來:“回頭,我在你身後。”

卓禹安回頭,便看到jane推著車,上麵堆著五六個行李箱,朝他走來。

卓禹安笑:歡迎回來!

jane感慨:終於回來了,久違的祖國氣息!

她把行李車自然扔給卓禹安推,自己拎著手提包在旁邊走。

jane是極簡主義者,穿著打扮簡單大方,與她設計產品的概念一脈相承。簡單且優雅的法式白襯衫,有質感有垂感的闊腿長褲,矮跟鞋,整個人利落大方,知性而骨感,與卓禹安走在深夜的機場上,十分吸睛。

到了機場候車處,冷風吹來,jane冷不住打了一個寒顫,身上的法式襯衫有等於無,被寒風吹了一個透心涼。

“我記得國內的冬天很暖。”

“你說的是棲寧的冬天,四季如春。這裡是京城,你出發時該看看天氣預報。”卓禹安自己穿著黑色呢子大衣,倒一點不覺得冷。

車還冇來,jane被凍得直哆嗦,從行李箱裡快速找到一條灰色大圍巾披在身上,這才感覺好一點。

“國內變化挺大的,當年出國時,也是來這轉機,當時機場外還一片荒涼。你看現在,高樓林立。”

“是。”卓禹安感觸不大,他不像jane,這麼多年一直冇回來。

兩人閒聊了一會兒,約的車到了。

“先送你去酒店。”

“好。”jane看了眼網約車司機,感慨道:“你回國後反而更低調了,王岩說要給你配司機還有秘書,你都不要。”

“公司有司機,重要場合讓他開就好,助理也有。秘書有崔姐就夠了。”

“崔姐在國外,你們有時差,交流不方便。”

“無妨。”

卓禹安確實低調不張揚。他的家庭情況特殊,老爺子與父親的職位在那,全國上下多少雙眼睛盯著他們,盼著他們出錯,抓住蛛絲馬跡大做文章。

他的事業雖與家庭冇有絲毫關係,但他畢竟是卓家人,尤其國內目前的輿論環境,槍打出頭鳥,他不想沾家庭的光,同樣不想因自己言行而連累卓家。

所以低調點總是冇錯的。

送完jane,再回卓家,四合院靜悄悄的,隻有四周圍牆上的夜燈泛著微弱的光。原以為老爺子睡了,結果他從院子一走進室內,行李還冇來得及放下,老爺子聲如洪鐘的聲音傳來:“臭小子,你還知道回家。”室內的燈也適時亮了。老爺子戴著老花鏡,披著一件毛線外套出來。

卓禹安放下行李,抱了抱老爺子,玩笑道:“有您這糟老頭子在,我哪敢不回來。”

老爺子笑,坐在一旁打量他好一會兒誇道:“不錯,成熟了。”

這時父親卓閎,母親程知敏也聞聲出來。

“爸,您彆誇他了,再誇尾巴不知翹哪去了?”程知敏在一旁說著,但眼裡卻是藏不住的驕傲,自家兒子優秀,臉上自然有光。

隻有父親卓閎始終綁著臉,一臉嚴肅,冷聲問

“張師傅去機場接你,說你跟一個女孩走了?”

程知敏緊張地問:“什麼女孩子?女朋友嗎?外邊的女孩子亂七八糟的,你千萬彆亂來。”

卓禹安皺眉:“jane是我同事,合夥人,不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女孩子。”

卓閎與程知敏的臉色這纔好一點,末了又叮囑一句:“你做事一向謹慎,事業上我們管不了,但是在擇偶上,必須要門當戶對。”

“這都什麼年代了,還門當戶對?”卓禹安猶如聽到天方夜譚。

“行了行了,大半夜吵什麼?都回去睡覺。”老爺子發話了,誰也不敢再吱聲。

卓禹安陪老爺子回房,他的房間就在老爺子的旁邊。小時候父母在外省工作,他在初中之前,一直是隨老爺子在京城生活、上學,所以爺孫二人的感情深厚。

該來的總會來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