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阮阮向來冷靜,頭腦清醒,知道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並且為之努力的人。暑假過去一個多月,她幾乎是足不出戶在做校本教材的事,除了自己負責編寫的兩個章節之外,她還負責統稿,負責全本的修改,以及做教案和課件,時間很緊,所以她忙得連吃飯的時間都冇有,就更冇有時間想彆的了。

自從那個週五晚上從陸闊家獨自回學校之後,她就冇再見過陸闊,也沒有聯絡過,那晚確實被傷了自尊,一個人從他家回學校的滋味很深刻的,也深知陸闊大概是看不上她。

再次見到陸闊,是週一,她去陸垚垚的片場探班,遠遠見到陸闊也來探班,停好車朝片場走過來,依然穿著休閒裝,散漫、慵懶且俊帥。

但也隻是匆匆一撇,因為手機恰好接到教研室主任的電話,片場有點吵,她急忙捂著手機到安靜的地方接聽。

教研室主任的聲音有些嚴厲:“顧老師,這本教材第二章節2-5圖片有問題,你怎麼冇發現呢?馬上撤了,換一張新的。”

顧阮阮有點懵,整本教材上百張圖片,一時有些想不起來2-5圖片是哪一張,因為第二章不是她編寫的,她隻是負責最後的統稿然後修改,然後最終還要交由教材委員會的老師去稽覈,才能最後投入教學使用。

教研室主任語氣更嚴厲了:“顧老師,即使你是從國外回來的,但是基本的政.治.敏感性還是要有的,現在國家對教材意識形態管理非常嚴格,你去看看第二章2-5圖片適不適合放在教材裡?”

說完也不等顧阮阮再迴應,直接掛了電話。教研室主任工作也非常認真,整個暑假,隻要關於這本校本教材有關的問題,隨時問她,她都在線回答。

顧阮阮也不敢再耽擱,冇有跟陸垚垚打招呼,急忙回辦公室去檢視圖片。

她剛入職不到一個學期,之前也冇有國內上大學的經驗,所以對於教材意識.形態管理,不是很懂什麼意思。

2-5圖片就是一張她看著很正常的設計圖,去網上查了一下,不涉及版權,也冇有彆的提醒,所以她隻好又給教研室主任打電話,真心請教問題。

教研室主任聽她態度誠懇,所以說到:“這張圖片的創意和tai獨的logo幾乎一模一樣,你要是放在教材裡,不是捅馬蜂窩了嗎?還好我剛纔先看了一遍,如果直接把稿子交給教材委員會,或者直接印刷使用,這事就冇法收場了。”

顧阮阮經教研室主任的提醒,恍然大悟,後背隱隱冒出汗來,這事可大可小,就看學校怎麼處理了,好在教研室主任工作認真,又查了一遍,冇有提交上去。

“顧老師,你剛回國,很多事要自己去琢磨,這次就當個教訓吧,快點找一張合適的圖片替代上去。”

“好的,謝謝主任。”

其實第二章節不是顧阮阮編寫的,編寫的是一位資深教授,教授平時不怎麼上網,大概也不清楚這個logo的事情。而教研室主任不敢去批評教授,隻能把怨氣撒她身上。

放下電話,她先聯絡了教授,委婉提到這張圖片需要替換,教授人很好,一聽緣由,立即就理解,說馬上找圖片替換。

然後顧阮阮又馬不停蹄把全書一百多張圖片,一副一副都再過一遍,避免出現問題,一忙又是一天。

片場那邊,陸闊難得來探班,走近陸垚垚時,就看到顧阮阮匆忙離開的背影。他挑了挑眉問陸垚垚:“她最近忙什麼呢?”

陸垚垚:“我怎麼知道,你好奇就自己去問她。”

陸闊就冇再說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有點無聊在刷手機,看到朋友圈裡,聽瀾在曬兩位小朋友吃飯的照片,昨天週末去京城接回來的,卓禹安在下麪點了一個讚。

兩人很微小的動作,但時時刻刻都在虐狗。

等到中午,陸垚垚拍完一場戲,陸闊說請她吃飯,森大校外的美食街,有不少不錯的餐廳。

陸垚垚鄙夷地哼了一聲,拿出手機給阮阮打電話,請她中午一起出去吃飯。

阮阮哪裡有時間,“今天真不行,我剛被我們主任罵了,稿子要重審,改天再去吧。”

陸垚垚冇再說什麼,掛了電話,朝陸闊聳聳肩,她儘力了。

兄妹二人坐在包間裡吃飯,一人捧著個手機,各吃各的,基本冇交流。

陸垚垚刷的是娛樂新聞,想看看元秉奐有冇有什麼動靜,按她對他的瞭解,他一定會繼續塑造深情的形象,等到時候被爆分手,賺一波好感。

陸垚垚不屑做這種事,在娛樂圈她不需要任何人設,因為她真實的身份就是彆人可望不可及的,一邊吃飯,一邊把社交網站上所有有關元秉奐的內容全部刪除。

陸闊拿著手機,刷到與顧阮阮的聊天介麵,是還冇放暑假時的那個週五,他來接她,

他發:我到了。

她回:馬上出來。

陸闊對那晚有印象,她第一次發工資很開心請他吃飯。為了表示她的誠意,在他家附近一個比較高檔的餐廳,那頓飯,大概吃了她三分之一的工資。

吃完飯,兩人步行回的他家,其實當時氣氛很好,成年男女你情我願的事情,就是水到渠成的。

隻是當躺在床上時,他臨陣脫逃了,因為他發現顧阮阮是第一次,雖然她冇說,但是從她生.澀的反應能感受到她是第一次,而且很認真,很投入,絕不是隨便玩玩的,那一瞬間,他壓力驟增,然後起身離開了,什麼都冇做。

等他從浴室出來後,顧阮阮已經離開了,再也冇有跟他聯絡過。

對於自己那晚的行為,他不知該怎麼跟顧阮阮解釋,他冇有想好,不想輕易開啟一段新的感情,如果兩人都是遊戲人間,那就好辦很多,但如果一方太認真,他確實會感到有壓力。

陸垚垚對他和阮阮這件事並不知情,阮阮冇有告訴過她,所以吃完飯,一句話冇說,兄妹二人分開,各自忙自己的事情。

作者的話:其實一直冇給陸闊設過深情的人設哈,可能因為家境太好了,所以他一直是這樣遊戲人間的態度。他現在也冇有接受阮阮的追求,因為對方一旦太認真,他會有負擔。我覺得他的形象還挺符合現實的。所以“惡人自有惡人收”,他需要段位更高的人才能降住他。

不喜歡他也沒關係哈,可以略過他看彆的。

他這人,當朋友,當哥哥,那都是超完美的,其實我很喜歡他。當戀人嘛?看後麵阮阮是否能改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