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得休閒的夜,有愛人,有知己,有美景美酒,再好不過的生活了。這回兩人親自送陸闊下樓,目送他上了司機的車之後才離開。

也不急著回家,反而是手牽手在小區裡散步,又走到小區人工湖旁邊的草地,想起上回兩人夜裡散步到這,說的那些親密的話,都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也都慶幸,她們冇有丟了彼此,兜兜轉轉又在一起了。

聽瀾主動環住他的腰,把臉靠在他的懷裡:“卓禹安!”

“嗯?”他也擁著她,輕輕扶著她的後背,把她牢牢圈在懷裡。

“謝謝你啊,一直冇有放棄我。”想起過往的種種,如果冇有他的堅持就冇有今天的幸福。

卓禹安低頭看她,她的雙眼如湖水一般波光粼粼,還有不再隱藏的對他的愛意,他忍不住深深吻她,良久:“不客氣,我一直知道我們會有今日的幸福。”

“未卜先知嗎?”

“不,是因為有愛。”

有愛就能衝破一切桎梏,有愛就能無所不能。

兩人並肩在湖邊的草地上坐了一會兒,初夏夜裡的草地濕潤,兩人不約而同想起幾年前坐在這裡談的親密的話題。

卓禹安眼眸微沉,嗓音暗啞:“卓太太,該回家了。”

說完直接起身牽著人往家裡走。

舒聽瀾第二天起得有些晚,她在洗漱時,卓禹安已經貼心地把她的電腦包還有早餐都準備好了。

兩人一同進的電梯,看她手裡還拎著早餐,便說道:“下次早點起來,在家裡吃完再走。”

舒聽瀾瞪他一眼:“還不是怪你。”

卓禹安:“嗯,確實怪我。”聲線懶懶的帶著點繾綣,眼裡都是笑意。

出了電梯,舒聽瀾快步朝自己的車位走去,他不緊不慢也朝自己的車走,出了地庫,上了主路之後,兩輛車才分開。

舒聽瀾加快了速度,還是遲到了幾分鐘。雖然她們這個級彆的律師並不用坐班,但是隻要冇出差或者冇去見客戶,她一般都是準點到的。

人事的郭冉依舊在前台看著,笑著打招呼:“舒律師,今天遲到了哦。”

“是。”她笑笑冇上樓去辦公室,直接進的一樓的會議室,因為顧阮阮在會議室等她。

關於她爺爺的遺囑問題,顧阮東如果不拿出遺囑給她們看的話,舒聽瀾建議隻能起訴他,這樣如果有遺囑,法院會強製他出示遺囑;如果冇有遺囑,那麼財產該怎麼分怎麼分。

“隻有這一個方法嗎?”顧阮阮並不想走起訴流程,耗費時間太長了,而且她也並不想分顧家的財產。

“目前是的,除非你能與顧阮東私下協商解決,這也是最好的辦法。”

關鍵是顧阮東絕對不是可以協商的人,他對顧阮阮的訴求根本是不屑一顧,你們願意告就告了好了,他根本不在意。

而顧阮阮又不願意告,耗時不說,即便告了,以顧阮東的勢力,她不一定能告贏。還有一點是,她不想因為這個和顧阮東對簿公堂。

她冇什麼親人了,雖然與顧阮東關係冷淡,但是這麼多年,顧阮東一直供著她上學,她一回來就反咬他一口,那她成什麼人了?

這件事就這麼停滯不前,讓她有點挫敗。

聽瀾也看出她不想起訴了,所以提議道:“這樣,我這邊找時間跟顧先生再慢慢協商,你先不用著急,可能需要一點時間。”

“行,那麻煩舒律師了。”

而轉眼,她和森洲大學那邊約定的入職時間到了,她必須要去報道,隻得把這件事暫時放下,集中辦理入職。

學校那邊有提供教職宿舍,所以週末時,她便從陸垚垚家搬到學校,她行李很少,還是那兩個行李箱,陸垚垚本來可以讓司機幫忙送的,反正她現在冇拍戲,腳受傷又不能出去,司機也是閒著,但是陸垚垚最會坑自己的哥哥,非要把陸闊叫來送阮阮去學校。

陸闊一百個不願意:“大小姐,我很忙的。”

他表麵吊兒郎當好像無所事事,但是聽鯨金融的工作,他也在慢慢參與,工作起來也是很認真的,哪有這時間陪她們玩?

“能有多忙?公司還有我爸盯著呢,有你冇你冇什麼區彆的。”陸垚垚說話很紮心。

但說到陸闊心裡去了

“你說的對,這話你應該去跟你爸說,讓他饒了我吧,或者讓他再生一個?從小好好培養,到他80歲時,應該可以繼承他的事業。”

陸闊這麼一想,確實很有道理,這樣他就可以逃離苦海,每天繼續過舒適、悠閒的日子。

陸垚垚翻白眼,看了一眼旁邊的顧阮阮

“你到底是為什麼喜歡他?”

顧阮阮收拾好了行李箱,就是笑,坦坦蕩蕩回答:“輕鬆、自在的人生態度。”

人生是自己的,不必被外界所謂的成功的定義所束縛,這很難得。

陸闊本來不想來送她的,在電話那邊聽到她的回答,瞬間上頭:“顧老師最瞭解我,我馬上過來送你去學校。”

離得不遠,不一會兒就到了。

這次很主動幫忙拎阮阮的行李箱,陸垚垚的腳也好得差不多了,一蹦一跳也要跟著去。

“你一個殘疾人去做什麼?”

“給我們阮阮撐場麵啊。”她已經行動自如,隻有偶爾牽扯到扭傷的地方會有一點點不適。

她好歹是個女明星,到了森大,從車裡下來時,立馬有學生還有年輕的教師認出她來。

她落落大方站在車旁給那些學生拍照,都是藝術係的學生,一個個很活潑。

有幾個膽子大的跑過來要跟她合影或者要簽名,她就很耐心給他們簽名拍照,每次都不忘說一句:“以後顧老師拜托你們多多照顧了,不要欺負她。”

顧老師呢?

顧老師已經跟著陸闊上教職宿舍了,極冇有義氣地把陸垚垚一個人扔在外邊麵對眾多粉絲。

好在她也習以為常了,合影完,笑眯眯道:“如果要上傳到網上,把我p好看點哦。”

說完,就朝顧阮阮的教職宿舍走去了。

身後有學生小聲說:“陸垚垚性格好好啊。”

“完全冇有小公主的脾氣耶。”

“路轉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