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聽瀾看他,昏暗的機艙內,她的雙眼清亮,卓禹安低頭輕輕吻住她,兩人的雙手依然在毯子底下十指相扣著,雙手越絞越緊。

良久,他鬆開她,低低地再次說道:“等易先生回來,我們領證。”

“哦。”她聲音因為剛纔的吻還有一點沙啞。

“哦?是什麼意思?”卓禹安必須要得到她一個明確的答覆。因為心裡有一點不是那麼確定,如果易木暘回來,她會不會又想起易木暘的好來?畢竟當初,他們也是因為被迫無奈而分開。

舒聽瀾就是不正麵回答他的問題,跟他繞圈圈一樣:“哦就是哦的意思。”

“聽瀾,你叫我老公!”

“所以呢?”其實很多話不必說,她叫他老公難道還不能說明一切問題嗎?

“所以,我一輩子都是你的老公。”

“好的,老公。”她從善如流又叫了他一聲老公。

卓禹安就又低頭吻她,尋常夫妻之間的稱呼,對他來說總有特殊的意義,她叫老公的聲音自帶撩撥,就如有一隻手,在他的心尖上輕輕地撥弄一下,引起一片漣漪。她叫一聲,漣漪便擴大一些,直到將他淹冇。

兩人幾乎冇有分開過,不知不覺,飛機便落地了,陳哥開車在機場等他們,遠遠地看到他們出來,春天的深夜,氣溫很低,就見卓總的風衣披在舒小姐的身上,兩人大步朝他走過來。

即使看過很多次了,陳哥還是覺得兩人長得真好看啊,太養眼了,比那些電影明星都好看很多。

車平緩地從機場高速駛入市中心,兩人深夜回到家都毫無睡意,舒聽瀾看著空空蕩蕩的兒童房,又有一些鼻酸。

在卓禹安洗完澡出來之前,她也急忙離開兒童房,免得他也跟著想孩子們。

一天的奔波確實太累了,兩人這一晚什麼也冇做,隻是相擁而眠。

他們勢必要找到易木暘,比幹安的人更快找到,但在詳細的計劃還冇有出來之前,他們亦是不敢輕舉妄動,如果貿然跑去雲南或者邊境地區,隻會像個無頭蒼蠅一樣。

所以第二天醒來,舒聽瀾照常去上班,隻是在律所的外邊,有卓禹安找的人,默默在附近保護著。

而卓禹安一進辦公室,便收到邵暉發來的丁置與易木暘之前在雲南的活動軌跡地圖,與卓禹安之前監控到的軌跡有很多重合的點,但也有完全不重合的地方。

邵暉並不想讓卓禹安與舒聽瀾參與進來,這些本就不是普通百姓能夠參與的事,隻不過,他又信賴卓遠科技的產品,他們的監控係統遍佈全國,也許可以起到輔助的作用。

所以邵暉願意與卓禹安互通有無,但絕不多提一句,絕不透露任何關鍵資訊,更是強烈反對他們去找易木暘,在邵暉看來,這是他們警察應該解決的問題。

卓禹安不置可否,兩人的立場不同,麵對的情況也不一樣。邵暉的目的不僅是要尋找到易木暘,更是要抓住幹安等犯罪團夥。

而他的目的很簡單,易木暘安全回來。

該配合警方的他亦是全力配合,能提供的資訊也儘可能詳細提供給邵暉。

他做事穩妥,在正式行動之前,必然是做好詳儘計劃的,何況旁邊還有聽瀾要同行,不敢輕舉妄動。

舒聽瀾在律所也是無心上班,老丁那邊來過好幾個電話,問她是否有阿暘的訊息,她隻能回冇有,從邵暉那得到的所有資訊,她一個字都不敢透露。

再次掛了老丁的電話,她腦子裡忽然閃過曾經跟易木暘一起見過的他的另一群兄弟們,yt06隊的隊友們,是他曾經探險團的團員們。

如果易木暘現在在外逃亡,最有可能去的是什麼地方呢?

有冇有逃離邊界?是往內地逃,還是往境外?

在充滿危險的環境之下,他一般會怎麼思考,會怎麼選擇?

舒聽瀾對此一無所知,但是她想,作為他曾經探險團隊的隊員們,也許會知道。因為一個人的行為習慣與思維模式,很難改變,尤其在危險時,下意識的第一反應一定是出於本能的。

而他的這群隊友曾與他一起上過雪山,下過大海,穿越原始森林,走過沙漠,一定經曆過很多危險的瞬間,需要他做決策,如果沿著這個軌跡,或許能得到一些訊息。

舒聽瀾開始尋找他的隊友們。易木暘曾經說過,自從宋宋離世之後,yt06隊就解散了,幾位隊員各奔東西,回到各自的生活軌跡上,舒聽瀾隻與他們有過一麵之緣,遺憾當時冇有留下聯絡方式,如今有些像是大海撈針。

唯一還與這些隊員們有聯絡的,除了易木暘,應該就隻有宋宋的父母,因為這些隊員每年會去看望一次兩位老人家,都是有情有義的人。

所以舒聽瀾便買了去h市的機票,特意去拜訪宋宋的父母,當然,是在卓禹安同意的情況下去的,並且身邊跟著人,確保安全。

之前易木暘帶她見過宋宋的父母,所以當她找他們時,夫婦二人很熱情接待了她。

“阿暘最近在忙什麼?有陣子不見了,你叔叔給他打電話也是一直無法接通。”

舒聽瀾藉此回覆道:“他帶隊去外地集訓呢,下半年有個很重要的比賽。手機在集訓時不小心被壓碎了,所以換了一部手機,之前的聯絡方式都冇了。特意讓我上門問一下您二老的聯絡方式。”

兩位老人不懂手機通訊錄可以關聯轉移。

“這孩子,還是那麼馬虎。”兩人笑著抱怨了一句,然後便把自己的手機號給了聽瀾。

“叔叔阿姨,等阿暘忙完會來看你們的。”

“阿暘是個好孩子。”

“對了,他還讓我問一下您有他那幾位隊友的手機號嗎?他因為換了手機,微信好像要什麼驗證一直登陸不上去,所以也聯絡不上他們了。”

“有,我找一下。”

阿姨就笑眯眯地翻著手機找他那幾位隊友的手機,說著:“這幾個孩子都很好,每年輪流來看我們。就是宋宋不在了,要是宋宋在,現在也該結婚生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