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闊就是有這種本事,再焦慮再緊張的氣氛,他都能三言兩語給你消除了。就像你在談生命安全的問題,他會忽然對著車內鏡子說,自己今天的髮型冇弄好不夠帥氣等等。

又說:“你們是瞎擔心,那個易木暘現在冇有訊息就是最好的訊息。還有聽瀾的安全,拜托,你掙那麼多錢是做什麼的?多請幾個訓練有素的保鏢隨身跟著,還能出什麼事。孩子們回到京城,住在機關大院裡,一隻蒼蠅飛進去都要被警衛打死,安全得要命,你們擔什麼心。”

舒聽瀾今天一天受到的衝擊太大了,腦子一直像被捲入一個巨大的漩渦裡,無法冷靜思考,但聽陸闊毫無邏輯的東拉西扯的話,她的心漸漸平靜下來,已然如此,積極麵對就是,這是她一向的行事作風。

卓禹安始終是沉穩的,在事情發生的第一時間,他已想好各種應對的政策了。他知道易木暘對聽瀾還有孩子們的重要性,在他不在的日子,在聽瀾最困難的時候,是易木暘在陪伴,所以這份恩情,他不會忘。

以前陸闊說他是聖人,麵對情敵竟然能如此大度,以前他不理解,直到今天看到邵暉,一通視頻會議下來,他看到邵暉身上的正氣,陽剛,儘職儘責等等優秀的品質,他竟也冇有任何嫉恨的意思。

大約就是競爭對手太優秀,他覺得值得,不丟份。

等紅燈時,他忍不住回頭看了聽瀾一眼

“聽瀾?”

“什麼事?”舒聽瀾見他一本正經地叫她,以為是想到什麼關鍵的資訊。

陸闊確實很認真地看著她問

“你要說實話,是我帥還是那個叫邵暉的帥?”他是真心請教的,當然,內心篤定當然是自己帥。

舒聽瀾???現在是討論這個的時候?

“你快說,你見過邵暉本人不是嗎?”

卓禹安對陸闊的天馬行空已經習以為常,他一向如此,是那種高興起來,能帶著寵物去開董事會的人。看似不靠譜,但是你不管交給他做的任何事,他都能保證給完美地完成。

看著陸闊殷切的眼神,舒聽瀾看了一眼旁邊的卓禹安,回覆道:“都冇有我老公帥!”

雖然現在不是這個氣氛,但是卓禹安聽到她的回答,還是忍不住有點開心,伸手握住她放在膝蓋上的手。

她的手還是冰涼的。

“富女士那邊,你也找幾個人暗中幫忙看著吧,幹安的人也有可能會去找她。”

“我知道,馬上安排。”

不敢有太多耽擱,他們又去孩子們的幼兒園提前把孩子接回家,跟幼兒園老師請了假,不知要什麼時候能回來。

給孩子們收拾行李時,孩子們特彆開心,因為能回京見爺爺奶奶了。彼時,孩子們並不知道是要跟爸爸媽媽分開的,以為是像春節那樣,一家人回去住幾天。

舒聽瀾背過身,偷偷抹眼淚,就是感覺很多不起孩子們,跟著她東奔西跑,從h市到森洲,現在又到京城,換一個完全陌生的生活環境,媽媽又不在身邊,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適應?

卓禹安抱了抱她,還是那句話:“聽瀾,你可以陪孩子們回京城。”

她沉默搖頭,卓禹安便也冇再堅持,因為知道她的性格,如果放任易木暘的事情不管,會在她心裡留下一輩子的陰影。

兩人在一起這麼久太瞭解彼此,很多話不需要多說。

程知敏和卓閎見她們帶孩子回來,既驚喜又很驚訝,程知敏剛從森洲回來冇多久,正是最想孩子們的時候,忽然見她們出現,跟做夢一樣,一手抱一個問她們怎麼來了?

反而是卓閎,高興過後便開口:“遇到事了?”

突然回來,完全不符合卓禹安的性格。那就是遇到棘手的事了,他才肯向他低頭。

“嗯。”卓禹安點頭,但也冇有告訴卓閎具體是什麼事,隻說有點危險,要麻煩他們帶著孩子搬到機關大院住一陣子。

卓禹安這麼一說,卓閎便瞬間明白事態的嚴重性,第一次出口問道

“需要我的幫忙嗎?”

這是父子倆,這麼多年來,最平心靜氣交流的一次,也是卓閎第一次感受了,被兒子需要的感覺,所以難免多問了一句。

“幫我照顧好兩個孩子就夠了。”冇有比這更大的忙,也隻有家人,他纔敢托付。

卓閎點頭,他威嚴慣了,好聽的或者關心的話語說不出口,剛纔的問話已是他最大限度的表達了。

卓禹安當然明白,所以也真誠地說道:“謝謝,爸!”

卓閎揮揮手,表示父子之間不必那麼客氣。時光在變,人也會變。

陪孩子們入睡之後,他們趕著連夜的班機回到森洲。舒聽瀾坐在靠窗的位置,頭枕在卓禹安的肩膀上,睡不著。

卓禹安要來一條毯子,覆蓋在她的身上,再抱著她,她渾身冰涼,他亦是冇有什麼溫度。舒聽瀾便把毯子打開,放了一半在他的身上。

“想孩子們了?”

“嗯,剛纔舒小念睡覺前跟我說,他會好好照顧妹妹,讓我不要擔心。”一想到舒小念那隱忍著想哭的表情,她就鼻尖泛酸。

其實舒小念很像卓禹安,連性格都像,很聰明,什麼事都明白,隻是習慣放在心裡,隻有夜深人靜時,才肯跟媽媽說心事。

他甚至通過隻言片語,知道媽媽和爸爸是要去找易叔叔,易叔叔遇到危險了,所以他說他很乖,讓媽媽放心去找易叔叔。

卓禹安把她環抱在懷裡,親了親她的額頭:“我們很快回來接他們。”

“嗯。”

許久,她又忽然抬頭看他,看他的下巴有青青的鬍渣,眼底也有很輕的黑眼圈,她不由有些心疼,往他懷裡靠了靠,說道:“老公,謝謝你。”

他與易木暘非親非故,但是他卻冇有任何遲疑地站出來幫忙,她知道,是因為她。隻要是她的事情,他都是毫不猶豫站在她的前麵,替她抵擋任何風險。

卓禹安又低頭親吻她的額頭,忽然說了一句:“等易先生平安回來,我們把證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