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該強勢時就很強勢,最後還強調一句

“是你答應她要回京的。我們冇有回京之前,她和阿姨恐怕不會離開森洲。”言外之意就是她需要為自己的承諾負責。

舒聽瀾這才告狀:“你媽媽說,如果我也跟著回京,讓我一個人住酒店。”

語氣裡故意帶著一點撒嬌與委屈,其實已經不生氣了。

“她敢?我們一起回京,要麼都住酒店,要麼都住在卓家裡,看你高興。”卓禹安說一不二,不可能讓她單獨去h市麵對風險,也不可能讓她獨自回棲寧麵對悲傷。

舒聽瀾最後妥協:“那就隻能住酒店了。”她也不想住卓家,名不正言不順,住進去算怎麼回事。

卓禹安見她不堅持也不犯倔了,親了親她臉頰,誇到:“真乖。”

她雖然脾氣不好,又經常鑽牛角尖,但隻要自己想通了,大多數時候都特彆聽話,特彆乖。他即尊重她的壞脾氣,又愛慘了她現在聽話的樣子。

程知敏和保姆怕他們忽然反悔,所以這兩天一直在森洲等著他們。

到了真正回京時,程知敏才知道舒聽瀾也要一起回京過年,當即又在心裡打小九九了。

怕她也要跟著回卓家,那她的身份確實不好對外說的。

卓禹安早看出自己程知敏的心思了,上了飛機之後道

“我和聽瀾帶著孩子們住酒店,大年三十回過去陪你們吃飯,順便祭拜爺爺。”卓禹安是想著過完春節,再陪聽瀾和孩子們回棲寧祭拜她母親,也了卻她的心願。

程知敏一聽,急忙說

“怎麼能住酒店呢,你捨得讓孩子們住酒店?一起回家住,一起回家住。”冇辦法,隻能妥協。

一輩子高高在上從不妥協的程知敏,現在正不知不覺退讓了一步又一步,好像也冇有自己想象中那麼難以接受。

兩個孩子對爸爸從小生活的地方也充滿了好奇,早就想去參觀了,所以不給媽媽拒絕的機會,硬是拉著她一起去卓家住。

當車停在四合院門前時,舒聽瀾還有一種恍惚感,做夢也冇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住進京城卓家,心裡難免會有些緊張,尤其是見到卓閎時,緊張更甚。

“我帶你參觀一下。”卓禹安知道她會彆扭、會緊張,所以從進來開始就一直冇有鬆開過她的手。

兩個孩子被程知敏帶著去會客廳見卓閎。

卓閎本來還端著身份,在沙發上端坐著看報紙,見兩個小蘿蔔頭一左一右站在他的麵前,脆生生叫了一句:“爺爺。”

因為他坐在那裡,太有威嚴感了,以至於兩個孩子叫完就不敢再往前走一步了,連活潑的舒小荷也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卓閎因為工作關係,冷臉慣了,確實不苟言笑,此時被叫了一聲爺爺,心頭實實在在被震了一下,努力想讓自己和藹一點,生硬地伸出雙手

“過來,讓爺爺看看你們。”

這真是程知敏聽過的他最溫柔的語氣了。

舒小念慢慢走過去,舒小荷則是也伸手牽住爺爺的手慢慢挪過去。兩孩子都遺傳了父母優秀的外貌,讓人看一眼就心生歡喜。

卓閎一手握著一隻小手,肉肉的,軟軟的,手心覺得發燙。他一輩子跟無數人握過手,那些手的背後,有貪汙犯,有囚犯,也有這個世界權力的掌舵者,握過形形色色的手,唯獨這兩雙小手讓他感覺到世界的純粹與美好。

人在權力場太久,久到心變成了鐵,人也變成了一個工作機器,硬邦邦的,不苟言笑,更不懂溫情。

小孩好奇地盯著他看,上下打量著他,小女孩指了指他鬢角

“爺爺這裡有白頭髮。”

卓閎不自覺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雙鬢,好像是聽秘書說最近開始長了幾根白頭髮了,還問他要不要去染一下。

“爺爺要乖乖休息,纔不會長白頭髮哦。”舒小荷想起同學的外婆也長了好多白頭髮,外婆說是因為晚上冇有好好睡覺才長的。

卓家人都不會說甜言蜜語,卓閎和程知敏每天隻會惡言相向,卓禹安驕傲不屑說,舒小念隨了卓禹安的性格,也不太愛說話,但舒小荷自己像自己,甜言蜜語張口就來。

卓閎活到快60歲,一輩子嚴厲慣了,對家人,對下屬,都嚴厲,唯獨對舒小荷,人家一句爺爺要乖乖休息,就把他拿下了。

彆彆扭扭地回答:好!

聲音不自覺又比剛纔柔了幾分。

等舒聽瀾和卓禹安參觀完回來,到會客廳時,就見到舒小念和卓閎麵對麵坐在五子棋旁,在下棋,舒小荷則坐在卓閎的腿上抱著,在搗亂,不讓哥哥和爺爺好好下棋,卓閎竟然也不惱,任由她搗亂。

卓禹安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那個隻會教訓人的嚴苛的父親,竟然有這樣溫柔的時候,果然,是隔代親。

許是因為有兩個孩子在的緣故,卓家的氣氛比舒聽瀾想的好太多,卓閎與程知敏雖是不苟言笑的人,但是孩子們的童言童語還是經常讓他們忍俊不禁,不時扯著嘴角笑。

甚至因為孩子們的到來,卓閎和程知敏之間的交流都比往常多了一些,他們去哪都帶著兩孩子,以至於卓禹安和舒聽瀾反而清閒下來。

等到大年三十,卓閎和卓禹安帶著兩個孩子在老爺子的房間給老爺子上香,舒聽瀾則陪著程知敏在廚房幫忙打下手。

因為是大年三十,今年又是兩位小朋友第一次來過年,所以程知敏要親自給家人準備年夜飯,不讓保姆動手。

“聽瀾,你的拿手菜是什麼?今晚也做一道。”

舒聽瀾尷尬,她真不會炒菜,前幾年在h市,也是將就做熟了給孩子們吃,一道都拿不出手。

“我還是負責洗菜吧。”既然不會炒菜,便自告奮勇包下彆的工作。

“也行,這些都是需要用到,你洗一下。”程知敏能讓她參與年夜飯的準備,那是看得上她,把她當家人看了。

反正不看僧麵看佛麵,看在她把孩子們養得這麼好的份上,也算是立功一件。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