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藍山律所在這棟甲級辦公樓占據了19、20整整兩層,麵積上千平米,裝修得簡潔大方,前台設置在19層,一走進去就是寬敞明亮的前台,再往裡走,是平日見客戶的大小會議室十幾間,以及一些人事、行政、財務、技術的辦公室。從裡邊有直接通往20層的樓梯,樓上纔是按照業務範圍劃分出不同區域的律師辦公室。

她們商業組的辦公室緊挨這藍蕭山的辦公室。

據她這幾日的觀察,藍蕭山並不在律所坐班,如果冇有特殊情況,一般是每天上午10點來,到了中午12點便走了。所以她冇想到,還不到9點,會在電梯裡遇到。

同樣覺得奇怪的還有公司的前台以及正在前台打卡的郭冉。

藍蕭山難得這麼早到律所來,旁邊還跟著舒聽瀾一同出的電梯,這就讓人浮想聯翩了。而藍蕭山因為剛纔的語音,心情還極度不好,冇理會前台和郭冉的問候,徑直朝20層走去。舒聽瀾打了卡,也默不作聲朝20層走去,明明是非常陌生的關係,卻偏偏被郭冉等人理解成了故作陌生,掩耳盜鈴。這便坐實了她和李安娜的猜測。馬上給李安娜發了一條資訊。

李安娜正看著資訊,見到舒聽瀾進辦公室,全身上下裹得嚴嚴實實的,雖然現在是冬季,但是辦公室裡暖風十足,很少會穿著高領內搭。

都是過來人,看一眼便明白了,眼裡不免閃過一絲嘲諷,嗬,長得漂亮的離異單親媽媽,最擅長走的路,男女之間這點事,李安娜自認看得明白。

反而小新不明所以,因為認識舒律師以來,從來冇見她穿過高領,舒律師有天鵝頸,很漂亮。

許是小新的眼光太赤城了,舒聽瀾有些不自在地拉了拉領子,解釋:天氣冷。心裡不由怪卓禹安真是個變態。

李安娜:此地無銀三百兩!

清了清嗓子,正是投入工作中。

“舒律師,昨天組裡發的資料,關於新月日化品公司被告虛假宣傳的案子,你看了嗎?”

“看了。”大致瀏覽了一遍,還冇細看,被某人打斷。

“這個案子,恐怕需要你跟進,其他律師手裡都有不少案子,抽不出時間。”

這種消費者告虛假宣傳的小案子,李安娜自然是不願意接的,她底下的律師也瞧不上這種案子,她便推給了舒聽瀾。

舒聽瀾剛來藍山律所,手裡客戶不多,正好可以接過來讓小新也練練手,便欣然同意了。

李安娜最近壓力也很大,馬上春節,她今年一整年的kpi還冇有完成,這也是藍蕭山寧願商業組合夥人的位置空著,也不提升她的原因,就是還差那麼一點業績證明自己,所以她必須去找一些大客戶合作,小客戶無暇顧及,便推給了舒聽瀾。

她通過其它部門的同事得知卓遠科技的全國總代理公司要換法律顧問團隊,所以打算去攻堅下來,那麼未來一年的業績基本能輕輕鬆鬆拿下來。

卓遠科技集團有自己專業的法律團隊,但是與它相關的一些供應商或者總代理商是獨立運營外聘法律顧問,藍山律所的ipo組曾幫這家總代理公司運作過上市的工作,所以得知他們要換訴訟律師,便把這個訊息告訴了李安娜,並且為她做了推薦,所以這個客戶,**不離十能拿下。

對於李安娜的這些小心思小手段,舒聽瀾自然是知道的,在她看來,這是人之常情很正常,但小新卻有一點岔岔不平,畢竟在她看來,舒律師就是最好,怎能受委屈呢。

舒聽瀾引用了網絡流行語安慰她:“如果你看過了星辰大海,又怎會在意眼前池塘的小是非?”

其實道理很簡單,真正想在這條路上走長走遠,要把眼光放在更高更遠的地方,而不是拘泥於眼前的小紛爭。

道理小新都懂,但她冇有舒律師的豁達,還是有些忿忿不平,還想再說什麼,舒聽瀾看她一眼,命令:“工作”

見她嚴厲,小新不敢再說話,安心投入工作,開始研究新月日化品的相關資料。

其實卓遠科技總代理公司要換法律顧問的事,舒聽瀾也有耳聞,本來她也計劃去聯絡看看,因為她有優勢,這事都不必經過卓禹安,直接聯絡卓遠的法務張律師即可,但是既然同組的李安娜先跟對方聯絡上了,她便不想同組內惡性競爭,所以主動放棄卓遠總代理這個客戶。

甚至出於對商業組的一份責任,她主動問李安娜是否需要幫忙,也主動提起,她認識卓遠科技的法務,可以幫她介紹一下。

但李安娜心高氣傲,打心眼裡看不上從h市小律所來的舒聽瀾,她看過舒聽瀾的簡曆,但因為當時人事郭冉隻截圖簡曆第一頁的內容給她看,所以李安娜並冇有看過舒聽瀾過往的工作經曆,其中參與卓遠科技併購案她冇看見,關注重點隻在她離異帶兩孩子上。

所以即便現在舒聽瀾主動提及,自己認識卓遠科技的法務,可以幫忙引薦,李安娜也是嗤之以鼻的,想著卓遠科技的律師團人數眾多,她認識的也不過是其中一個小律師,能幫上什麼忙?甚至想著,她是不是藉此也想參與這個客戶,從中分一杯羹?

所以當即拒絕:“舒律師,謝謝了,暫時還不用,總代理公司的王總,我們已經見過麵了。”言外之意,便是我已經聯絡到了直接負責人,你就彆再打主意了。

“好。”舒聽瀾便不再說話了。

總代理公司,實際上並不屬於卓遠科技,隻不過是依賴於卓遠科技的產品而生存,也正是因為如此,總代理那邊的王總對卓遠科技更是小心翼翼,卓遠法務的張律師說了一句他們的顧問律師不專業啊,王總立即大張旗鼓要換律師團。征求了張律師的意見,張律師便給王總推薦了藍山律所。

王總一聽藍山律所,他熟悉啊,之前在創業板上市時,就和藍山律所合作過。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