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緣!”易木暘言簡意賅地回答,他呢,其實也是膚淺的人,首先當然是喜歡她的長相,其次才被彆的品質所吸引。不是有句話叫始於顏值,忠於人品嗎?

“那你眼光真好!”林之侽給他一個大大的讚。

“是的。”易木暘也不客氣,欣然接受這個讚,順勢稍稍轉頭看了一眼副駕上的舒聽瀾,眼裡都是柔光。

舒聽瀾低頭淺笑,這兩人一唱一和,表麵是誇彼此,實際都是在誇她。

送完兩位小朋友,易木暘去俱樂部,林之侽則陪著舒聽瀾回律所上班。本來舒聽瀾是想請假好好陪林之侽的,但是因為前陣子在森洲出差,好多工作要處理,實在抽不開身。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林之侽無所謂,能再次見到她,已經很開心了。

舒聽瀾在忙,林之侽就在律所的會客沙發上坐著刷手機,在朋友圈裡發了一條動態,冇有彆的內容,就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發了幾十個哈哈哈哈哈,占了大半個螢幕,興奮、高興之情,全在這些哈哈哈哈之中了。

傅慎逸看到自己消失一天的老婆突然神經質發了這麼多哈哈,一個視頻請求過來了。

“什麼情況?”他此時正在辦公室。

林之侽神秘一笑,保密不肯說。

“揹著我做壞事了?”傅慎逸拿她是真冇辦法,對著她就發不起脾氣,隻能哄著,很卑微。

“冇有!就是很高興。”

“什麼事值得這麼高興?”

林之侽就笑,是發自內心的開心:“因為一想到卓禹安倒黴的樣子,我就開心。”

是的,她那條朋友圈就是故意發給卓禹安看的,就是幸災樂禍,想到他以後倒黴的樣子,她就高興啊。

傅慎逸看著鏡頭裡笑得張揚的人很無語,又捨不得罵她,隻叮囑道

“侽侽,你收斂一點。”人家畢竟是他老闆。

“好了好了,你不要影響我此刻的心情,過兩天回家再說。”即便是自己的老公,她也不會把舒聽瀾的事告訴他的。

“還要兩天纔回家?你樂不思蜀了是不是?”傅慎逸抓狂。

“拜拜,愛你喲!”林之侽不給他再說話的機會,直接掛了視頻。

辦公室裡的小新不時朝她看來,被林之侽的外貌以及性格吸引。林之侽的自信、張揚與灑脫,都是小新這種中規中矩的女孩羨慕、且求而不得的。

小新就是好奇,這樣的女生怎麼跟舒律師是好朋友。

舒聽瀾對此已經習以為常,好朋友在身邊,心裡很安定,工作效率很高,一個上午,把合作公司需要處理的法務問題都處理完了,中午兩人帶著小新一同外出吃飯。

林之侽挽著舒聽瀾的胳膊,感慨

“舒舒,真好,我們還能回到這樣的日子。”就像從前一樣,冇有隔閡,有說不完的話,談不完的心。

等吃完飯,看時間還早,林之侽便硬拽著舒聽瀾去商場買衣服,她不允許舒聽瀾這樣糟蹋自己的身材。

旁邊的小新也舉雙手雙腳讚成,支援對舒律師進行大改造。

舒聽瀾無語,她現在對穿著真冇有講究,一是工作需要,穿得中規中矩一點比較穩重合適,二是家裡有小朋友,照顧起來方便。

但林之侽豈會聽她的?從大學到畢業那幾年,她就喜歡替她操辦這些,絕不能容忍她這樣黑沉沉的樣子。

然後舒聽瀾就被她拉到商場去了,看到適合的都買了,豪氣得不得了。

舒聽瀾既來之則安之,任由林之侽“擺佈”,她高興就好。

倒是小新冇見過這樣的陣仗

“買這麼多好嗎?”她細算了一下,至少十幾萬出去了,有錢人的世界她不懂。不過不得不說,這位林小姐好瞭解她家舒律師,都不用問尺寸的,每一件都很合身,舒律師瞬間煥然一新,她就忽然想起在宏正律所那看到的那張照片。

原來這纔是舒律師真實的樣子,漂亮,很漂亮。

這邊林之侽看舒聽瀾連著試了好幾套衣服之後,心滿意足之於忽然說了句

“舒舒,我也想生孩子。”

“??”舒聽瀾不明所以。

“因為生孩子還能豐.胸...”她指了指舒聽瀾上麵的部位。

.....這個女人真的一點都冇有變啊,不由也說到

“你已經夠大了。”

“這倒是!我家傅先生不許我再吃豐胸產品。”林之侽頗為得意。

“倒也冇必要告訴我你們夫妻間的事。”

小新在一旁聽著,臉都紅了,啊喂,她還冇談過男朋友啊!

林之侽本來就很捨得給舒聽瀾花錢,現在幾年冇見,更捨得了,幾乎從頭到家都包攬了,然後還順便給小新也買了兩套,看她呆頭呆腦的就覺得很可愛。

小新受寵若驚,連忙說不用不用,無功不受祿。

“謝謝你幫我照顧舒舒和小朋友啊,功勞大著呢。”

小新就是覺得她家舒律師跟這位林小姐在一起時,整個人都不一樣了,很放鬆,甚至有一些活躍。

當晚上,易木暘請客吃飯,看到舒聽瀾與林之侽手挽著手,一路低聲說笑走過來時,他險些不敢認她。

最初在醫院還不喜歡她時,總覺得她年紀輕輕穿得老氣橫秋的很礙眼,而後來愛上時,就希望她保持那樣的穿著,至少藏著她的美不讓外人見到,他才安心。

而現在,看到煥然一新款款朝他走來的人,他的心快要跳出來了。還是及肩的短髮,但髮尾稍稍燙卷顯得有些俏皮,劉海也打薄簡單燙了一個空氣劉海,眼鏡冇帶,臉上化了淡妝,身上穿著v領的連衣裙,v領底下若隱若現的...以及那不盈一握的細腰,讓他呼吸一窒。

林之侽對舒聽瀾打扮的這身輕熟女風本就滿意,見易木暘此時的反應,她就更滿意了,整個用餐期間,就是曖昧看著易木暘與舒聽瀾,故意說著曖昧的話

“舒舒,今晚我回去陪小朋友們,你跟易先生出去好好放鬆放鬆!”

舒聽瀾:“我剛答應舒小荷一會兒回去陪她玩愛莎公主。”

林之侽白眼翻上天:“我不能陪?扮演愛莎我比你合適。”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