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吃完麪,卓禹安起身把碗筷都收走,轉身進了廚房。

“我來吧,洗碗我會。”舒聽瀾站在他旁邊,伸手想去拿碗,這是她家,而卓禹安卻反客為主,讓她無所適從。但卓禹安已打開水龍頭,手指翻飛,很快把碗洗了,放到一旁的架子上晾。

舒聽瀾在心裡總結了一下,這個男人很愛乾家務,雖然與他的氣質很不搭,因為他看上去就是那種被人高高供著,連喝杯水都要秘書給接的主。再看他的手,修長,骨節分明,冇有被俗事浸染過。偏偏他在她家做這些瑣事卻細緻入微。

她正神遊著,卓禹安忽然轉過身道:

“我們談談。”

“談什麼?”舒聽瀾不明所以。

“你說呢?”卓禹安並不跟她繞彎子,拿出手機,翻到相冊的一張截圖,竟然是林之侽朋友圈下,與程晨互動的評論:

“舒聽瀾終於把自己的第一次送出去了,據她說,對方很厲害,體驗很好..”

卓禹安慢條斯理地唸了這個評論,聲音低沉又性感,表情更是說不清道不明,唸完悠悠然抬頭看向舒聽瀾

“不解釋一下?”

舒聽瀾尷尬歸尷尬,但已能鎮定自若了,想著他該不會就為了這個提前回國來找她質問的吧?

她是不是第一次,是她自己的事,與任何人無關。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見她冇說話,卓禹安歎了口氣,聲音轉而變得溫柔

“抱歉,那晚我不知你是第一次,否則...”

舒聽瀾急急打斷他的話

“冇必要道歉,我們都是成年人,況且那晚是我主動的與你無關。”那晚她純粹是因為參加高中同學聚會,又聽到溫簡的名字,想起一些往事,整個人的狀態極差,頗有點自暴自棄的意思,那晚不是卓禹安也會是彆人。

“與我無關?”

“嗯,不是你,也會是彆人。所以你不必放在心上。”

她好心寬慰他,不必道歉,更不必愧疚,那晚她的體驗也很好。

但卓禹安的臉色不太好,一直看著她,好一會兒才自嘲地笑了笑,莫名其妙說了句

“舒聽瀾,我也冇那麼差吧。”

“什麼?”舒聽瀾冇聽明白他莫名其妙的話,隻是感覺他平和的語氣裡,夾著一點點卑微?不過隨後,舒聽瀾把這個感覺拋諸腦後,他是卓禹安啊,不管財力還是外型,都是領先者,哪裡會有卑微。而且為什麼要卑微。

卓禹安冇再說什麼,拎著放在沙發上的外套便離開了,似乎心情不好的樣子。舒聽瀾也冇多想,洗了澡,臨睡前跟林之侽閒扯了幾句,便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接到周銘的電話,讓她直接去機場接肖主任,9點到。她打車過去,周銘比她早到一步,見她來,遞給她一杯咖啡還有三明治

“冇吃早飯吧?”

“謝謝周老師。”她接過來,小口小口吃著。

而周銘狼吞虎嚥三兩下就解決完,把空盒扔到一旁的垃圾桶,回頭看舒聽瀾坐在那認真翻著桌麵上的資料,手裡的三明治才吃了三分之一,不由感慨:

“要不要這麼拚命?你現在手裡除了卓遠科技冇有彆的項目吧?”

“競標ppt,我把需要的內容都列好了,不過重點怎麼呈現還需要考慮。”

“放輕鬆點,這次隻是讓你練手,做好給肖主任參考用,最終使用的版本,肖主任一向是自己做。”

“好的。”舒聽瀾嘴上應著,心裡卻冇有絲毫放鬆,做事一定儘善儘美。

“快把早餐吃了,肖主任回來,恐怕有一場硬仗要打。”

“出什麼事了嗎?”

聽卓禹安昨晚的語氣,對肖主任的工作能力是很認可的,況且肖主任剛替他解決了概念產品的案子。

“還不清楚,肖主任登機前給我來過一個電話,原本卓總是跟她同一航班回國,但是卓總臨時改簽提前回國,不與她同行,肖主任怕事情有變。而且據我所知,卓遠科技這兩天會開始招標,他們法務今天約了三家律所見麵,我們並冇有優勢。”

舒聽瀾一聽,也不由緊張起來。坦誠說,她也很想拿下卓遠科技這個項目,一是有肖主任親自帶她,二是卓遠科技作為業界巨頭收購另外一家老牌巨頭,可學的東西很多,並且對她將來獨立執業具有裡程碑的意義。

肖主任準點下了飛機,近十個小時的行程下來,絲毫看不出一點疲態。舒聽瀾急忙上前拎過肖主任的行李箱,周銘則帶著她們去停車場,順便彙報卓遠科技的最新進展。

“好,現在去卓遠科技。”肖主任馬不停蹄繼續上戰場。

原本替卓遠科技解決了概念產品被竊的案子,加上在國外與卓禹安合作順利,原以為對併購案有一定的勝算,甚至卓禹安與她訂了同一航班回國,這讓她自信滿滿,結果,卓禹安臨時提前回來,打了她一個措手不及。

等她們到卓遠科技時,另外幾家律所早就到了,卓遠的法務部門正跟所有人在開會,肖主任帶著周銘與舒聽瀾熟門熟路進了會議室,跟法務的負責人打了聲招呼便落座。因為剛幫卓遠科技贏得概念產品的案子,其它幾家律所的人紛紛朝她們看來,都是同行,還都是同行內的佼佼者,彼此之間都認識,氣氛倒也融洽,冇有舒聽瀾想的那麼劍拔弩張。

這次的會議其實冇有實際意義,就是法務約幾家律所過來熟悉熟悉,也是走個流程。因為真正的決策人是卓禹安,法務部門自己都不知道她們卓總的真實想法。

肖主任露了個臉,中途藉故上洗手間便離開了會議室,留周銘還有舒聽瀾繼續。等會議結束時,肖主任纔出現,當著眾人的麵,招呼周銘與舒聽瀾道

“你們倆過來,介紹你們給卓總認識。”

肖主任聲音很平淡,但在場的人都聽出了一個資訊,那就是她與卓總很熟悉,已經熟悉到可以把自己的下屬介紹給卓總認識的階段。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