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聽瀾為了後期能夠做易木暘那家極限挑戰館的法律顧問,所以裝修案結束之後,她還是每天都會來探望一下易木暘,以至於他的主治醫生以及護工都以為她是易木暘的女朋友。

尤其是護工,每次見到她來,就自作聰明地躲到門外去,給她留足空間。

易木暘見到她總是冷嘲熱諷

“舒律師,要不你以後每天固定來一個小時如何?我少支付護工一個小時的工資。”能省的錢自然要省,要麼多浪費。

舒聽瀾回:“我的小時費比護工貴,你確定要請我?”

“黑心,你比唐惟鈞還黑心。”易木暘苦於在床上不能動,否則他要馬上把她趕走。

今天舒聽瀾換了時間,大中午的過來看他,護工犯困,趴在病床邊上昏昏欲睡。易木暘呢則是在跟他的那位“富太太”視頻。

“我今天下午出院,你確定不來接我出院嗎?”

對方嗲聲嗲氣:“哎呀,我忙的呀,下午要去做頭髮的,好不容易約好的設計師,很難得的。”

舒聽瀾看易木暘的表情,不由在心裡歎口氣,長得好看,但小白臉也不好當的,你看,你永遠排在人家看秀、做頭髮的後麵。

“寶寶是不是錢不夠花了啊?我那張副卡,你刷啊,我會還的,大膽花。”

易木暘看了眼自己的斷腿,天天躺在醫院裡,他去哪花錢去。算了,不跟他媽一般見識了。

“行吧,反正這裡有免費的勞動力幫我辦出院,就這樣吧,你做頭髮去吧。”

舒聽瀾一聽他說免費的勞動力,就知道是指自己了。

對不起,我還有事,先走了。

“回來,去收費部把我的住院費交了,彆忘了,我有保險,走保險視窗。”

易木暘知道她天天來醫院看他,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有求於他,所以他自然要好好利用利用她,否則生意哪有那麼好談?錢不是那麼好賺的。

舒聽瀾從他手中接過各種收費單子,認命地去收費部交錢,幫他辦出院。

“錢呢?”總不至於要她墊付吧?

“我保險很多的,加上之前的住院押金,足足夠夠,甚至還能退點回來。”

“好。”

“等等,這張卡你先拿著,萬一不夠的話,刷卡。”易木暘想了想,又把她叫住,給她卡以防萬一。

舒聽瀾一看這張卡,應該就是那位富太太的副卡,她拒絕了冇接收,怕裡邊的金額有變動,回頭她說不清楚,真要墊錢,她先給墊便是了。

大概因為易木暘是保險公司的vvvip客戶,收費處的保險部門直接幫他申報了保險,果然,不僅自己冇花一毛錢,還得到保險公司數額龐大的保險。

易木暘看了眼保險公司賠償的金額,感慨道

“還是我家富女士高瞻遠矚,給我買了這麼多意外保險。”

他口中的富女士,大約就是那位包養他的富太太了,聽到他說買了钜額的意外保險,職業敏感性使舒聽瀾不由皺眉問

“她幫你買的意外保險?收益人是她嗎?”

易木暘一愣,開始不明白她為何突然嚴肅地問這個問題,然後過了五秒,反應過來她指的是什麼,不由爆笑出聲,

“哈哈哈,舒律師,你可太可愛了。哈哈”

他好久冇這麼開懷的笑過,尤其看到舒律師一本正經嚴肅的表情。

但樂極生悲,笑得太誇張,扯動腿部,抽痛了一下,一邊笑一邊呼呼喊痛。

舒聽瀾覺得他莫名其妙,社會新聞看少了?

彆說這種包.養關係了,就是父母子女或者夫妻之間也有這種問題,前腳幫你買了钜額意外險,後腳就發生了事故,對方得到钜額賠償。

“易先生,防人之心不可無。”她難得好心再勸一次,正常人,誰會買這麼多的保險。

“舒律師,舒聽瀾,你能不逗我笑嗎?我傷口疼。”

這些外人看來的钜額賠償,不夠富女士,也就是他媽媽一個月的開銷,至於為了這點錢,賠上自己兒子的命嗎,不至於,不至於。

良言難勸該死的鬼!舒聽瀾做到提醒義務,便也不再說話了,她本也不是什麼熱心腸的人。

這邊護工已經幫他把出院的東西都整理好了,舒聽瀾陪他一起出院。

這麼一耽誤,已經是下午4點多,半路上時,舒聽瀾就接到幼兒園老師的電話,因為明天是六一兒童節有活動,今天需要提前一個小時去接孩子。

“能晚一個小時去接嗎?我這會兒在外邊有事過不去。”她看了眼易木暘,要送他回家。原因無他,他出院後,覺得自己在家一個人可以,不需要護工了。

“舒媽媽,對不起啊,今天我們老師要排練舞蹈,教室裡冇有老師看孩子呢。”

舒聽瀾正為難,易木暘徑直吩咐司機先去幫她接孩子。

“哪個幼兒園?你告訴司機怎麼走。”很爽快要主動幫忙,冇有任何猶豫。

“謝謝。”舒聽瀾報了幼兒園的名字。

等車開到幼兒園門口時,老師已經一手牽一個在門口等她了。

易木暘冇想到,舒聽瀾家的孩子竟然是雙胞胎,而且還是龍鳳胎,直誇她命真好啊。

命好?

還是第一次有人用命好來形容她。

也行,是個好詞,命好?嗯,是吧!

小朋友們坐到陌生的車裡,一點也不害怕,反而對這位叔叔非常好奇,不時看看他的臉,不時看看他綁著繃帶的腿。

因為易木暘本來就坐在後排,舒聽瀾坐在副駕。接上兩位小朋友之後,易木暘行動不便,自然不能讓他換到副駕來,隻好把兩位小朋友放在後排,在他左右邊各坐一個。

舒聽瀾原本害怕易木暘會嫌小朋友們吵,上車時就一直囑咐他們不要亂動,不要碰到叔叔,畢竟一般男的,都不會喜歡孩子。

結果易木暘好像很喜歡孩子的樣子,小朋友們聽媽媽的話,不說話,他倒是問個不停。

“你們叫什麼名字?”

“我叫舒小念。”

“我叫舒小荷。”

易木暘心想,好土的名字啊....但是又不能傷小朋友的心,還要假意誇

“好有特色的名字,為什麼叫這個名字呢?”

“媽媽說是想念張荷的意思,張荷是我們的外婆,不過她跟爸爸都去天堂了。”舒小荷奶聲奶氣地回答。

良言難勸該死的鬼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