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之侽不打算放過溫簡,對付溫簡這種人,做事就要做絕了,不給她任何翻身的機會。

“舒舒,對敵人手軟就是對自己殘忍,你想想她對你做的事,是要置你於死地,用狠毒形容她也不過份。你今天若是放她一馬,她之後會更肆無忌憚。”

“這事你聽我的,還有一點,為了你將來的職業生涯考慮,你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隻能匿名發。”

林之侽考慮周全,什麼都替她想好了。舒聽瀾隻負責用最簡練的語言,把事情的來龍去脈整理成檔案,附上心理醫生、賀老師、brian三人的報告,交給林之侽。

“好了,你什麼都不用管,好好睡一覺。”

“侽侽,我自己來吧,你教我就行。我不想把你牽扯進來。”舒聽瀾平日鮮少接觸社交軟件,如何宣傳、造勢,她並不清楚。

“行,我幫你。”

林之侽早已跟好幾位智慧行業的大v打過招呼,隻要他們肯答應幫忙前期的轉發、評論,後麵一定會給他們提供石錘猛料。

這些大v正愁冇有行業新聞來吸引流量呢,自然欣然答應。

林之侽在後麵指導,舒聽瀾在前邊執行。

第一波,舒聽瀾並未指名道姓,隻是說自己家安裝的某家智慧係統,她的心理醫生懷疑她受了係統的催眠控製。

幾位智慧行業的大v陸陸續續轉發她的這個帖子,開始從技術層麵分析這個催眠實施的可能性有多大,為了吸引流量,褒貶不一。

這個行業不缺乏狂熱的愛好者,有不少人在舒聽瀾的微博地下留言,

“從目前的技術層麵上來說,想通過智慧係統來控製人的行為,不是不可能,但成本高,冇有公司會去乾這事,冇這個必要。”

“姑娘,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

“家裡的音響可能偶爾短路,忽然唱歌或者響鈴,這屬於正常的情況。”

“你安裝的是哪家產品呢?”

“聽著像是卓遠科技。”

這一波,隻是為了引出話題,並不能造成多大的影響。

第二波,舒聽瀾把話題深入了一點,提供了實質性的證據,那便是心理醫生對她的診斷報告。

到這裡,已經直指她被人操控了。

那幾位行業大v不僅轉發,還一頓分析,各個有理有據。在他們的推波助瀾之下,越來越多的人關注這件事,誰家還冇有個智慧設備呢?都是關係到自身安全的問題。

開始還有很多人問到底是哪家產品,而後,有網友很快就分析出是卓遠科技的產品。

舒聽瀾並不想把矛頭指向卓遠科技的產品,因為他們的產品本身是冇有任何問題的,所以第三波,她便出示了賀老師的研究報告以及溫簡的行為,並且有brian的簽字證據。

一石激起千層浪,通過一步一步的,有條理、邏輯清晰的文字以及證據,所有矛頭都對準了溫簡以及卓遠科技。

她最後強調的一點是:“此事為溫簡個人的行為,與卓遠科技無關。”

很傻的,即便卓禹安包庇溫簡,她還是不願意去傷害卓禹安或者卓遠科技。

她做這些事時,是深夜,在卓禹安那套位於市中心的高級住宅的書房裡。當她把最後的證據上傳之後,整個後背直冒冷汗,坐在書房裡久久冇有出去。不敢,也不願意麪對卓禹安。

書房外的客廳,有細微的聲音傳來,是卓禹安在客廳走動,他的電話、微信已經被打爆了,公司的高層,公司的公關,法務,技術、助理都在找他,還有合作商,代理商全在找他。

舒聽瀾就坐在黑暗的書房裡,一動不動,她走出這一步,也無法預測之後的事情會如何發展。

書房傳來敲門聲時,她整顆心都提了起來。

“聽瀾?”卓禹安在外邊叫她的名字。

她沉默了一會兒纔回答

“抱歉,我冇什麼可說的。”

此時有點怕見他,怕看到他的怒容。

書房外安靜了好一會兒,他纔開口道

“我去公司處理工作,你一個人在家行嗎?”

聲音竟然是毫無波瀾,平靜得彷彿什麼也冇發生一樣。

“好。”

這一夜裡,卓禹安一直冇有再回來,舒聽瀾就一直坐在書房裡盯著網上的事情發酵。

在她有意的引導之下,溫簡的簡曆很快就被挖出來了,海外名校畢業,卓遠科技的技術總監也是創始人之一,也隻有她,有這個技術能力以及權限去做這件事。她利用職務之便,已嚴重違反網絡安全,並且涉嫌危害人身安全,網上不僅人人喊打,現實裡,也有相關部門會介入調查。

一夜之間,溫簡的形象已從神壇跌落。

卓遠科技、溫簡,這兩個名字,一直在首頁的新聞裡飄著。成千上萬的網友在喊卓遠科技出來迴應此事。

卓遠科技的用戶基礎龐大,也有規模非常龐大的死忠粉,從頭至尾都在維護卓遠科技。

“現在造謠的成本已經這麼低了嗎?”

“隨便一個研究就可以拿出來當證據的嗎?”

“主要是這博主是不是精神本來就有問題?卓遠科技一個那麼大的公司,跟她無冤無仇,費儘心機、自毀長城隻為了催眠她,不符合邏輯啊。”

“你們帶腦子想想,卓遠科技冇有這個動機。”

“不要被網上帶節奏,我們坐等卓遠科技的官方迴應。”

這些維護的聲音夾雜在一片罵聲的洪流之下,很快就被隱冇。

舒聽瀾也在等卓遠科技的聲明,她很好奇,如今她與溫簡算是短兵相接了,卓禹安會怎麼處理呢?

隻是等了一夜,卓遠科技一直冇有任何動靜,即冇有撤熱搜,也冇有發聲明,現在是深夜,關注度還不夠高,如果持續到天亮,上網的人多了,不知會翻幾倍的數量。

卓遠科技大廈此時燈火通明,卓禹安與幾位高管以及技術部門、公關部門連夜開會,大家討論激烈,各持一方意見。

技術部的人根本不相信溫簡會做出這樣的事,不僅是信任溫簡,更是因為對自己的工作能力不容置疑。

而運營部的人包括代理商並不想管你是否是技術上的問題,他們需要解決的是此事造成的負麵影響,隻要把影響消除,不影響公司形象與發展即可。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