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阮翎月周清哲 >   第973章

-

裴杉杉話音剛落,病房門就被敲響。

阮翎月抬頭望了過去。

來的是丹尼爾。

他走進病房,把手裡的花放下:“阮小姐好點了嗎。”

阮翎月道:“謝謝,好多了。”

裴杉杉一看到他就覺得不自在,而且料想他們估計也是有事要聊,便找了個藉口出去了。

等病房門關上後,丹尼爾又道:“阮小姐冇事就好,其他事你也不用擔心,我……和周總,會處理好的。”

阮翎月唇角輕輕抿著,過了幾秒才道:“你們打算怎麼處理。”

“這就要等屍檢結果出來了。”

之前還留著阮均是因為想從他那裡知道當年的具體情況,以及阮翎月母親的墓地所在。

可是現在看來,一切都不重要了。

阮翎月道:“不管怎麼樣,這些事都是阮均一個人做的。”

丹尼爾點了點頭:“我知道。”

阮翎月覺得,他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

她默了一會兒繼續:“和小忱沒關係。”

丹尼爾道:“當然和他沒關係,你怎麼……忽然會提起這個?”

阮翎月道:“冇什麼,昨天的情況你也看到了,阮均就像是瘋狗一樣,逮誰咬誰,他是想拉著小忱和他一起下地獄。”

對於她這個說法,丹尼爾也是認同的,昨天阮均滿口都是汙言穢語,罵的要多難聽就有多難聽,雖然知道他就是那樣一個人渣,但攤上這樣的父親,放在誰身上都不會好受。

丹尼爾坐在沙發裡,緩緩道:“小忱已經二十歲了,有自己獨立的思想和見解,相信他也不會把這件事放在心上。至於這件事,周總已經讓人處理好了,不會傳出去,更加不會給他造成什麼影響。”

阮翎月輕輕嗯了聲:“而且我現在懷疑,小忱也不一定就是阮均生的。”

聞言,丹尼爾有些意外:“阮小姐的意思是……”

“你可能不太瞭解阮均,但我知道,他滿口謊話,越是看到彆人難過,他越開心。他一直在口口聲聲說小忱是他兒子,這輩子都擺脫不了他的陰影,就是想要看到小忱痛苦,在這種情況下,我很難相信,他是小忱親生父親。”

丹尼爾皺眉:“可是我們仔細查過了,出生記錄……”

“任何東西都可以作假。”阮翎月看向他,靜靜道,“包括一個人的身份經曆和樣貌,不是嗎。”

在麵對阮翎月的視線時,丹尼爾覺得她這個問題,有些直擊靈魂了,莫名有些心虛,不由得側開了目光。

然而還冇等他開口,阮翎月的聲音便繼續傳來:“林致安都可以偽裝那麼久不被人發現,阮均更改一個出生記錄又算得了什麼。”

聽她說的是林致安,丹尼爾鬆了一口氣,覺得她說的挺有道理的:“也是,阮均那個人看上去窩囊冇用,十足的一個人渣,可是能做出把屍體藏在衣櫃後麵這麼多年的事,膽子確實遠遠超於常人。”

阮翎月道:“所以我覺得,這件事冇那麼簡單。”

琢磨了一會兒,丹尼爾又道:“但小忱出生那會兒,阮均怎麼會料到現在發生的這些事,去改小忱的出生記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