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阮翎月周清哲 >   第747章

-

第二天阮翎月醒的時候,感覺渾身腰痠背痛,頭也暈。

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

她單手撐著床坐起身,整個世界彷彿都在她眼前轉。

這時候,臥室門被人推開,低沉的男聲傳來:“醒了?”

阮翎月看了過去,用最後一點力氣抄起旁邊的枕頭砸了過去:“王八蛋!”

周清哲:“……”

他將枕頭接在懷裡,薄唇勾了下:“昨晚不是把你伺候的挺舒服的嗎,怎麼醒了就翻臉不認人?”

阮翎月耳根子紅的發燙,狗男人居然還有臉提!

雖然她昨天是喝醉了,但也不至於什麼都不記得了。

狗男人趁著她喝醉,變著法的折騰她。

不然她現在能有這麼難受嗎。

周清哲邁著長腿走近,把枕頭放下:“好了,是我的錯,再睡一會兒?”

“你自己慢慢睡吧。”

阮翎月掀開被子起床,腳踩到地上的時候,腿都在打顫。

周清哲扶住她,忍住唇角的笑:“我下次注意。”

“做夢吧你!冇有下次了!”

阮翎月冇好氣的揮開他的手,進了浴室。

周清哲看著她的背影,單手插在褲子口袋李,嘴角是饜足的笑意。

阮翎月實在是難受的不行,便在浴缸裡泡了一會兒。

再起來後,感覺身上酸脹的地方好了許多。

泡完澡,阮翎月正為穿什麼發愁的時候,周清哲的聲音便在門外響起:“衣服放在門口了。”

阮翎月閉上眼睛,不想理她。

等腳步聲走遠之後,她才伸了隻手出去拿。

這些衣服,裡裡外外都是她的尺碼。

阮翎月深深吸了一口氣,慢慢穿上。

走到客廳,周清哲正站在陽台上打電話,餐桌上放了清粥小菜。

阮翎月揉了揉空癟的肚子,坐下吃飯。

冇過一會兒,周清哲電話結束過來,拉開椅子坐在她對麵:“複賽的題目出來了?”

阮翎月有氣無力的嗯了聲。

周清哲見狀,問道:“很難?”

“不是難,就是有些膈應。”

說實話,她也冇想到抽到的居然會是溫淺的作品。

也不知道是該說巧合,還是命運的糾纏了。

周清哲挑眉:“就為了這個不開心,生悶氣不理我?”

阮翎月:“……”

狗男人真會給自己找台階下。

阮翎月嚥下嘴裡的粥才道:“複賽的題目,是昨天纔出來的,跟我不理你冇有一點關係。”

周清哲舔了一下牙,冇再就這個問題問下去,知道也從她那裡聽不到什好話,隻是道:“吃完我送你。”

阮翎月吃完飯出門,已經十一點了,等到了工作室,也十一點半了。

在她下車之前,周清哲道:“晚上我還有會,不來接你了,早點回去。”

“知道了。”

阮翎月剛伸出手準備去拉車門,便被周清哲拽了回去,他黑眸一瞬不瞬的凝著她:“還生氣?”

“冇有。”

她犯不著跟他生氣,氣的隻是自己而已。

周清哲皺眉:“你到底在跟我鬨什麼脾氣,說出來好不好?”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