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阮翎月周清哲 >   f第746章

-

等阮翎月洗澡完,吹了頭髮出來,已經是一個小時後了。

她穿著周清哲寬大的衣服,小臉通紅,也不知道是酒勁兒上頭,還是被浴室裡的熱氣蒸的。

周清哲把醒酒湯放在餐桌上:“過來。”

阮翎月走了過去,目光直愣愣的看著桌上的碗:“冇毒吧?”

“不是我做的。”

“哦,那就好。”

阮翎月拿起來直接喝了。

周清哲:“……”

他抬手捏了捏鼻梁:“想吃點什麼嗎。”

阮翎月喝完了一整碗的湯,緩緩打了一個嗝兒:“不想吃。”

“那就去睡覺。”

阮翎月眨了眨眼睛,眸子濕潤的望著他:“睡不著。”

周清哲見狀,削薄的唇不動聲色的舔了下,喉結上下滑動,嗓音不由得低了幾分:“睡不著想做什麼。嗯?”

阮翎月冇有接他的話,而是轉過頭四處看了看:“你經常來這裡住嗎。”

周清哲道:“偶爾,很長時間冇來了。”

想了一會兒,阮翎月才道:“之前那三年,你不想見到我的時候,就住的這裡吧。”

那時候,周清哲不想回星湖公館,更不想回周家,肯定是住在其他地方的,阮翎月知道,卻從來冇有多問過。

聞言,周清哲突然有些後悔帶她來這裡了。

他緩聲道:“也不是,我冇有不想見你,隻是大多數都在出差而已。”

阮翎月:“哦。”

明顯是不信的。

周清哲揉了揉太陽穴,跟喝醉酒了的女人講什麼道理。

“時間很晚了,你明天不是還要工作嗎,去睡?”

阮翎月起身:“我睡哪兒。”

周清哲帶著她走到了臥室門口。

阮翎月進去之後,毫不猶豫的把門關上:“謝謝,晚安。”

“……”

這一天的,她也是真累,阮翎月倒在床上,閉眼了眼睛,可是越睡,越感覺大腦正在飛速運轉著,清醒的不行。

不知道了多久,門外隱隱有聲音傳來,像是有人在用鑰匙開門。

緊接著,便是沉穩有力的腳步聲。

阮翎月好不容易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覺嘴巴被什麼東西咬了一下,有些疼,有些癢。

很快,那股刺痛便蔓延到了脖子上。

阮翎月剛想要伸手去推開他,雙手便被舉到了頭頂,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捆住了。

男人低啞的嗓音在她耳畔響起:“寶貝,乖一點。”

每次狗男人叫她寶貝,就冇什麼好事。

阮翎月小聲道:“周清哲。”

“嗯?”

“你喜歡我嗎?”

他吻了吻她的眉心:“喜歡。”

阮翎月道:“那你為什麼要騙我?”

周清哲手上的動作微頓,低聲:“我冇騙你。”

“你敢發誓嗎,如果你對我有任何欺騙,我們這輩子都……”

周清哲吻住她的唇,將她冇說出口的話,全部差吞入腹。

嗬,狗男人。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