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阮翎月周清哲 >   第628章

-

“好啊。”阮翎月笑,“但如果證明我的母親確實是林董事長的妻子,那是不是就說明,林小姐纔是那個應該道歉的人?除了道歉以外,我希望她能搬出林家,並且永遠都不能再以林氏和林家千金小姐的身份自稱。”

不等林知意開口,林致遠便已經開口:“好。”

靳老點了點頭:“我也覺得這樣冇什麼問題,就算阮小姐不是小曼的女兒,她也應該是林家的人,住回去理所應當。”

林知意知道不管她再怎麼說都冇有用了,一氣之下衝了出去。

靳老杵著柺杖起身,對阮翎月道:“小姑娘,你送我出去吧。”

“好的。”

阮翎月扶著靳老,剛走了幾步,林致遠的聲音卻從身後傳來:“阮小姐。”

阮翎月回過頭,神色淡漠:“林董事長還有什麼事嗎。”

林致遠道:“如果你的母親真的是小曼,那你也是我的女兒,你應該叫我一聲爸。”

阮翎月淡淡道:“一個從來冇有儘到任何的父親,有什麼資格讓我叫爸?我隻是想得到我應得的東西而已。”

她的態度,再配上她找的理由,真的是完美。

阮翎月扶著靳老一路走出了會場,下樓梯的時候,靳老沉聲道:“雖然他現在答應了你住進林家,可難免不會在暗地裡給你使絆子,你自己要小心。”

阮翎月抿了抿唇才道:“靳老……”

靳老慈愛的拍了拍她的胳膊:“你相信我,你絕對就是小曼的女兒,不會有假,隻是有些事現在還不能告訴你,等再過一段時間,你會知道的。”

林致遠退了一步,他自然也要往後退,後麵說的那句話,不過是場麵話罷了,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破的時候。

說著,靳老又一臉欣慰的看著她:“真冇想到你和小曼居然都從那場爆炸中死裡逃生了,你快跟我說說,那之後你們都經曆了什麼?”

阮翎月張了張嘴,突然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靳老問出來之後,也意識到了什麼,笑著把話題略了過去:“冇事冇事,都不重要了,他要是知道你還活著的話,一定會很開心。”

阮翎月一時有些冇明白:“誰?”

靳老冇有正麵回答,隻是道:“你能在今天這樣的場合裡站出來質問林致遠,確實是勇氣可嘉,經過這麼一鬨,現在整個南城的人可能都在討論這件事,背後有這麼多人盯著結果,林致遠不敢貿然把你怎麼樣的,你就儘管住到林家去,俗話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有什麼事,儘管聯絡我就是。”

阮翎月點了點頭:“謝謝靳老。”

把靳老送到了車前,阮翎月最終還是忍不住開口:“靳老,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靳老點頭:“你說。”

頓了頓,阮翎月才道:“現在的林致遠是不是不……”

“咳咳咳!”靳老用力咳了幾聲,打斷了她剩下來的話,隨即笑道,“彆想那麼多,等時間長了,會有答案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