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阮翎月周清哲 >   第299章

-

“清哲。”

林知意一直追出了大廳,拉住了他的胳膊:“今天是我們宣佈訂婚後的第一次出現在大家麵前,你就這麼走了,讓我怎麼辦。”

周清哲回過頭看了她一眼:“你的要求我已經答應了,還在乎這個做什麼。”

“可是你現在離開的話,難道伯父就不會懷疑嗎,那你這段時間做的那些,還有什麼意義,你相信我,阮小姐不會有事的……等這裡結束之後,我和你一起去找她。”

周清哲一寸一寸把手臂從她手裡抽了出來,嗓音如同被寒霜浸染過一樣冷:“我這段時間做的那些事,不單單是為了她,但如果她出了什麼意外,林知意,你應該知道後果是什麼。”

林知意被他甩開,站在原地,隻能看著他的身影遠去。

與此同時,正在和客人笑著交談的周老爺子忽然聽到手下的訊息,說是阮翎月被其他人帶走了。

周老爺子臉色一頓,立即低聲吩咐了幾句。

而那邊同樣收到了訊息的鐘嫻神色卻極為冷淡,彷彿根本不怎麼在意。

阮翎月不知道車開了多久,而且車速越來越快,顛簸的很厲害。

她小聲道:“你準備帶我去哪裡?”

過了幾秒,謝榮緊繃的聲音才傳來:“哪裡都去不了了。”

阮翎月愣了下,頓時感覺頭髮都在發麻:“什麼意思?”

“這輛車被人動過手腳,刹車是壞的。”

聞言,阮翎月終於知道了鐘嫻的目的是什麼。

難怪她說讓她不能告訴人,離開之後身邊的親人朋友,隻能一個人獨自生活。

原來鐘嫻一開始就是這麼打算的。

如果她真的信了鐘嫻,跟著她的人離開,可能隻會死無葬身之地。

包括她肚子裡的孩子,也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這纔是鐘嫻真正想要的。

車子似乎已經下了盤山公路,四周的鳴笛聲也多了起來。

阮翎月靠在後座上,忽然道:“如果是你自己的話,應該能跳車離開吧。”

謝榮冇有回答她,在湍急的車流中穿梭,想要把車開去人少的地方。

阮翎月似乎感覺有些累:“我大概知道你為什麼會找上我,你可能還不知道,昨天溫淺就被警方帶走調查了,我也很意外,會在和她認識的人裡,聽到你的名字。”

這些,也是裴杉杉今晚打電話的時候告訴她的。

溫淺和謝榮從小是鄰居,一起長大,不過自從溫淺出國之後,兩人好像就冇了聯絡。

本來阮翎月也冇想那麼多,可是今天謝榮的出現,倒是讓她想起了一些忽略的事。

那次慈善晚宴項鍊被掉包,應該也是他做的。

謝榮額上青筋明顯:“這一切都是我做的,和她沒關係!”

“那你跟我說冇用。”阮翎月笑了下,“我猜,你這次之所以會來帶走我,應該也是為了溫淺吧。不過現在也好,反正都是一個死,正好也省了你的事。”

謝榮咬了咬牙,眼看著就要撞上一個小女孩,他猛地甩了方向盤,撞翻了一側的垃圾桶。

這個巨大的慣力也讓阮翎月直接撞在了車門上。

她皺著眉頭,儘管是咬緊了唇瓣,可一絲痛苦的聲音還是從喉嚨裡溢了出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