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阮翎月周清哲 >   第2256章

-

周簡安也學著她那樣,同樣小了聲音:“我爸爸說,我很小的時候,一直是奶奶帶大的,媽媽生妹妹們之前,我偶爾會和媽媽睡,生妹妹之後,奶奶回江州了,我就開始自己一個人睡了。”

許灣想了下,那都是兩三年前的事了,小傢夥那會兒最多三歲。

“那你會害怕嗎。”

周簡安搖頭:“有時候爸爸會陪我睡,有時候媽媽會陪我睡,有時候我也會和妹妹們一起睡,但是不知道每次為什麼,媽媽陪我睡的時候,早上我醒來,她都不見了。爸爸說,我房間裡有怪獸,媽媽會害怕。”

許灣:“……”

她小聲吐槽:“你爸爸真不是個人。”

周簡安對著她擺了擺手:“姨姨你不用害怕怪獸,我舅舅會保護你的。”

許灣一時被嗆到,摸了摸他的小腦袋:“姨姨不害怕,你快吃吧。”

冇過一會兒,阮忱從浴室裡出來。

周簡安看見他,連忙放下自己手裡的水果:“舅舅,姨姨說了,開著空調頭髮不吹乾會感冒的。”

阮忱瞥了他一眼,視線落在了許灣身上,眉梢不著痕跡的抬了一下。

許灣:“?”

周簡安讀懂了他舅舅眼裡的信號,立即起身,蹬蹬蹬跑進浴室,然後拿出了電吹風放在許灣手裡:“謝謝姨姨。”

與此同時,阮忱也坐在了她旁邊:“謝謝……”

最後一個字的音,他拖得有些長。

許灣不用想,都知道他想說的應該是“謝謝姐姐”。

她萬般不情願的從周簡安手裡接過電吹風,彎腰插上電。

阮忱不像是周簡安,他比她高很多,許灣隻能起身,站在他麵前。

周簡安跪坐在地毯上,雙手撐在茶幾上,托著腮,兩隻圓圓的大眼睛,炯炯有神的看著這一幕。

許灣覺得,吹頭髮這種本來很簡單的事,卻讓她有些無從下手。

而且男女之間這種事,怎麼能當作給小孩子吹頭髮一樣。

她壓根兒做不到心無旁騖。

大概是察覺到了她的僵硬,阮忱側頭看了一眼:“周簡安。”

小傢夥立即坐直了一點:“舅舅。”

“你該回房間睡覺了。”

周簡安快速站起來:“舅舅晚安!姨姨晚安!”

說完,他立即跑回了客房。

隨著關門聲傳來,許灣覺得,氣氛好像更微妙了……

正當她打算把電吹風塞阮忱懷裡,讓他自己吹的時候,阮忱的聲音不急不緩的響起:“再不吹就感冒了,姐姐。”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