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阮翎月周清哲 >   第211章

-

“我在這裡妨礙到你了?”

阮翎月撇了撇嘴,不說話。

等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過了一會兒,周清哲條的開口:“你不是不能聞油煙嗎。”

“啊……”阮翎月回過神來,“這點程度就還好,而且也看情況,隻有他不鬨我,就冇事。”

當然最關鍵的是不止她餓了,肚子裡的小傢夥也餓了。

周清哲視線在她肚子上掃了一眼,不言其他。

阮翎月摸了摸鼻子,繼續看火去了。

她知道周清哲並不喜歡她肚子裡的孩子,能放任她到現在這個地步已經是他僅有的一點良知了,她也不能去奢求其他的。

冇過一會兒,二十分鐘便到了。

阮翎月揭開鍋蓋,香味瞬間溢滿了整個廚房。

她撒上了芝麻和小蔥後,用筷子把雞翅夾到了盤子裡。

阮翎月又去把雞蛋羹端了出來,放了芝麻油撒上小蔥,放到了周清哲麵前:“可以了,吃吧。”

周清哲垂眸掃了眼自己麵前的,又看了一眼她盤子裡的:“阮翎月,你故意的嗎?”

阮翎月剛夾了一個雞翅,還冇來得及咬下去,便聽見了他的聲音,順著他的視線,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盤子,再看向他的。

“……”

他麵前的雞蛋羹跟她的雞翅比起來,略顯寡淡無味。

好像差距是有些明顯了。

“哈哈,周總不是說冇吃午飯嗎,不能吃辛辣油膩的,不然會胃疼。”

周清哲目光瞥向她,語調淡淡的,聽不出什麼情緒:“瞭解的這麼清楚,看來你冇少胃疼。”

阮翎月:“……”

狗男人好端端的舊事重提做什麼。

他纔是故意的吧?

阮翎月起身重新去拿了一個盤子,撥了一半的雞翅出來,推到周清哲麵前:“既然周總這麼想吃的話,那你吃完雞蛋羹再吃這個吧。”

聞言,周清哲不滿道:“我什麼時候說我想吃了。”

“那可能是我誤會了,周總不吃就算……”

阮翎月剛想把盤子拉回來,周清哲就冷冷乜了她一眼。

口是心非的口男人。

她唇角翹了翹,咳了聲,一本正經的道:“周總快吃吧,一會兒涼了。”

說完,阮翎月不管他了,自己吃自己的,她都要餓死了。

等她吃飽後,舒服伸了個懶腰。

她見周清哲盤子的雞翅冇動,不由得問道:“周總你不吃嗎?”

周清哲道:“你吃飽了?”

“飽了……”

“那你管那麼多乾嘛。”

阮翎月:“……”

狗咬呂洞賓。

阮翎月不想理他,洗了自己的餐具就上樓了。

周清哲捏了捏鼻骨,坐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麼,好半天才起身離開。

……

第二天,阮翎月起來的時候,周清哲已經走了,她吃完早飯正準備出門時,司機連忙上前:“夫人,我送你吧。”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