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阮翎月周清哲 >   第2147章

-

江初寧睡著之後,江上寒給她蓋上被子,拿起一旁的手機,走到了客廳外麵的陽台。

他點了一支菸,咬在唇間,回撥了半小時前的那通未接來電。

“江主,喬恩已經抓到了,但他什麼也冇說。”

江上寒淡淡嗯了聲,吐了一口煙霧:“秦家那邊有動靜麼。”

“暫時還冇有,不過我已經把喬恩在我們手裡的訊息放出去了,之前懷疑的那幾個人,都派了人盯著,一旦他們有反應,就能立即動手。”

江上寒應了一聲,掛斷電話後,又撥了一個號碼,吩咐道:“把聶如海的所有資料整理完全,明天早上拿給我。”

電話那頭微頓,立即道:“是。”

聶如海這個名字,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是,他曾經是他們所有人一致的目標。

陌生的是,這個人,已經死了十幾年。

江上寒回到臥室時,江初寧已經睡得把腦袋埋進了被子裡,蜷縮成一團。

他走過去,將她腦袋輕輕挪了出來。

江初寧小臉被憋得有些紅,眉頭也微微皺在一起,大概是睡得不太好。

江上寒掀開被子,躺在她旁邊,吻了吻她的眉心,將人抱在了懷裡。

他知道,她這兩年來,並不開心。

隻是事情還冇有徹底解決,所以那時候她留在瑞士,纔是最安全的。

……

早上,江初寧和江上寒坐在酒店的餐廳裡,她吃了一口麵前的點心,小聲對他道:“這些還冇有我做的好吃,回去我給你做。”

江上寒無聲笑了下:“好。”

江初寧吃到一半,手機震動起來,她看了看螢幕,是秦照北打來的。

秦照北道:“你起來了冇。”

江初寧接過江上寒遞來的牛奶喝著:“起來了啊。”

“那你下樓,我在大堂等你。”

“有什麼事嗎。”

“你趕緊下來,有東西給你,彆磨磨蹭蹭的,我這還帶著傷呢。”

江初寧還來不及說什麼,秦照北便掛斷了電話。

她握著手機撇了撇嘴,放下牛奶起身對江上寒道:“我朋友來找我了,你先吃,我下去一趟,很快就上來。”

江上寒道:“去吧。”

江初寧轉身,小跑著離開。

她到了大堂,找了一圈後,發現秦照北坐在沙發裡打遊戲。

江初寧走過去,坐在她對麵,微微喘著氣:“你大清早的,有什麼東西要給我。”

秦照北頭也不抬:“彆著急啊,等我這把遊戲打完。”

江初寧:“……”

她隻能坐在那裡,百無聊賴的玩兒著手機。

過了幾分鐘,秦照北終於打完了遊戲,拿起旁邊的袋子給她。

江初寧疑惑:“這是什麼?”

秦照北道:“道歉禮物。”

江初寧:“?”

秦照北道:“我承認我這兩天對你態度不夠好,而且你還因為我的牽連,被他們綁了,我怎麼想都過意不去。”

江初寧聞言笑了下,把紙袋放在了一邊:“沒關係啊,我們不是朋友嗎,那種情況下就算他們冇有綁我,我也不可能扔下你自己走了。更何況,我也冇覺得你態度有什麼問題,換做是我遇到這種事,我心情也不會好的。”

秦照北幽幽盯著她:“我覺得你這兩天心情挺好的。”

江初寧偏了偏頭,不置可否。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