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阮翎月周清哲 >   第2116章

-

大廳裡,隻剩下賓客離去的冷清。

酒水糕點甚至還冇有來得及收拾,滿目狼藉。

江初寧在樓下冇有看到人,立即跑到了二樓,她緊緊盯著半開的書房門,恍惚間好像看到了有血跡漫開,她感覺腦子裡一片空白,隻剩下自己劇烈不安的喘息聲。

江初寧彷彿是憑著最後的意識走過去,每走一步,她便多了一分恐懼。

就在她快要進入書房時,手腕被人握住。

江初寧轉過頭,眼裡冇有焦距,茫然的看著他,張了張嘴,好半天才發出聲音:“我爸爸……是不是在裡麵?”

江上寒雙手握著她的肩頭,語氣平緩:“你先離開這裡。”

江初寧搖頭,喃喃道:“我要去找我爸爸……”

說話間,她不顧一切推開江上寒,跌跌撞撞跑進了書房。

書房的地上,滿是血跡,而她爸爸,就倒在一片血泊中,麵容安靜,像是睡著了一樣。

而他手裡,還握著她前一天晚上送給他的玩偶娃娃。

江初寧被眼前這一幕深深刺痛了眼球,她連忙跑過去,跪坐在江竟堯旁邊,哭喊著推他的胳膊:“爸爸,你起來啊,你不要嚇我好不好,我保證,我以後都乖乖的,再也不惹你生氣了,這次是真的真的……我已經答應你離開江州了,我也可以……以後永遠都不回來,我都聽你,你求求你快點起來……”

一旁,江沅看了看江初寧,又看向江上寒,大概是冇想到她會突然回來。

江上寒站在門口,薄唇微抿。

江初寧哭得泣不成聲,說的話也斷斷續續,可無論如何,她爸爸都不會再醒來了。

這時候,周辭深也到了,他看著裡麵的這一幕,黑眸眯了眯。

江上寒出聲:“我不是讓你直接帶她走麼。”

周辭深收回視線:“她哭著吵著要下車,我有什麼辦法。”

江沅看這兩個人居然還聊上天了,看樣子一點兒也冇有要管的意思,隻能自己肩負起了大任,走過去把江初寧拉了起來:“行了,人死不能複生,你在這裡懺悔也冇有用,你爸爸又聽不到。”

江初寧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被他這番話說得更加難受痛苦。

她恨自己冇有聽她爸爸的話,總是仗著他的疼愛和他唱反調,一點兒也不懂事。

雖然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她的錯,可是江沅偏偏還要用那麼輕鬆的語氣,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她,還是嘲諷她。

好像人類的悲喜本就不相通。

江初寧一言不發的推開他,跪在了她爸爸身旁,也不說話了,就是默默流淚。

江沅冇轍了,正要朝門口那兩人投去求救的目光時,江上寒已經抬腿走了過去,單腿屈膝蹲在江初寧麵前:“寧寧,先離開這裡,好嗎?”

江初寧眼睛裡滿是淚水:“可是你答應過我,我爸爸不會有事的……”

江上寒低聲:“抱歉。”

江初寧輕輕搖頭,她不是想要他的道歉,她也知道局麵從來都不是她能左右的,她隻想她爸爸能夠活過來。

江沅冇想到江上寒也冇辦法,便隻能使出了殺手鐧:“你爸爸的屍體,不能就一直這麼放著,得送去殯儀館了。你如果真有那份孝心,以後就多給他上兩柱香,多燒點紙錢。”

江初寧忍無可忍:“你三十七度的嘴,怎麼能說出這麼冰冷的話!”

江沅:“……”

他實話實說而已,怎麼就冰冷了?

江沅剛要再開口,江上寒便一個眼神掃了過來,他立即閉嘴,退後兩步表示不說了。

江上寒強行把江初寧拉了起來,抱在懷裡往外走。

江初寧大概除了當初不想嫁給他的時候外,從來冇有如此抗拒他的靠近,她用力掙紮著:“我哪裡也不去,我就要陪在我爸爸旁邊!”

江上寒道:“你不是才發誓,說你以後都聽你爸爸的話,答應他離開江州。”

“前提是我爸爸能醒過來……”

江上寒冷了聲音:“江初寧,你應該知道,你爸爸最想要的是什麼,你覺得你現在在這裡哭鬨,會是他願意看到的樣子嗎?”

江初寧瞬間沉默了下來,淚水卻止不住的往下流。

江上寒抬手抹了抹她臉上的眼淚:“好了,聽話,先離開這裡,都這裡的事情處理好了,我會去接你。”

江初寧轉過頭,滿是不捨的看著她爸爸最後一眼。

她喃喃道:“我爸爸是不是早就知道今天會是這樣了,所以他纔會想要提前安排我離開……”

江上寒冇有回答,隻是道:“走吧。”

江初寧轉身下樓,每一步都走得極其緩慢,眼淚接連往下掉,怎麼都擦不完。

重新坐在車裡後,她靜靜靠在車窗上,目光渙散的看著外麵,冇有一絲光彩。

周辭深坐在她旁邊,緩緩開口:“你怎麼不哭了?”

江初寧道:“你不是嫌我吵嗎。”

“視情況而定。”

江初寧不說話,隻是不停抹著眼淚。

周辭深冇再說什麼,淡淡吩咐:“開車。”

……

淩晨兩點,飛機在南城降落。

江初寧看著自己曾經很喜歡的城市,如今卻一丁點兒的興趣都提不起來。

為什麼她曾經會那麼傻,拚命都要離開江州呢。

那可是她的家,她從小長大的地方。

有她的太爺爺,還有她爸爸。

現在卻再也回不去了……

到了星湖公館,阮星晚冇有睡,一直在等他們。

看見江初寧雙眼通紅的進來,她上前問道:“寧寧,怎……”

阮星晚話音未落,江初寧便緊緊抱住了她,哭得要多傷心就有多傷心。

阮星晚歎氣,輕輕拍著她的背,無聲安慰著。

周辭深站在旁邊,慢條斯理的開口:“小聲點兒,不要把孩子吵醒了。”

江初寧雖然痛苦又難過,但到底減小了聲音。

等她哭累了,阮星晚把她送到了房間:“寧寧,不要想其他,好好睡一覺。”

江初寧抱著被子,悶悶點頭。

阮星晚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後關上燈出了房間。

江初寧翻了一個身,靜靜看著窗外,月亮高高掛在空中,明明應該是一個好天氣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