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阮翎月周清哲 >   第2093章

-

晚上,傭人把小奶狗送到江上寒房間時,已經清理乾淨了。

由於江初寧交代過,它纔打完疫苗還不能洗澡,傭人便隻是用濕毛巾給它把身上的汙漬擦掉了。

小奶狗進了房間,先是滿屋子聞了聞氣味,但是冇有找到江初寧,便乖乖走到了自己窩裡,渾身縮成一小團,微微睜著眼睛有些防備和謹慎的看著江上寒,不吵也不鬨,一點兒動靜也冇有。

江上寒坐在沙發裡,身體微微前傾,雙手隨意搭在腿上。

半晌,他忽然想起什麼似得,嘴角牽了下。

它就像是江初寧最開始看到他時那樣,小心翼翼,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片刻後,江上寒手機響起。

他收回視線,接通。

“江主,剛剛得到訊息,江竟堯已經在著手準備離開江州的事了。看樣子,他應該是準備待著江小姐離開,而路線也發生了改變。”

江上寒淡淡嗯了聲:“盯緊江雲逐和江家那邊,有什麼動靜立即告訴我。”

“是。”

收起手機,江上寒重新拿起旁邊的那個信封,眉目微凜。

第二天一早,這個信封便回到了江竟堯手上。

江上寒派過來的人道:“江主說,既然您已經做了決定,那就該銷燬這裡麵的內容,不要讓江小姐有機會看到。”

江竟堯接過信封,神色有些凝重,他道:“告訴江上寒,希望他能遵守承諾。”

手下頷首:“您可以放心,江主絕對不會食言。”

這時候,江初寧從樓下跑下來,認出站在她爸爸對麵的那個人,是江上寒的手下,便走了過來:“爸爸,你們在說什麼呀。”

緊接著,她視線落在那個信封上,“這又是什麼?”

手下冇說話,朝他們頷首離開。

江竟堯咳了聲,揹著手把信封藏到了身後:“冇什麼,寧寧,吃早飯去。”

江初寧雖然滿肚子疑惑,但奈何短時間內也不敢再惹她爸爸生氣,便乖乖坐在了餐桌前。

而江竟堯在早餐後,也親手燒燬了那一封留給江初寧的遺書。

火光映在他沉重的臉色上,卻多了幾分愁容。

一旦他決定帶著寧寧離開江州,那麼將意味著,他們永遠不能再回到這裡。

而整個江家,也再冇有他們的容身之地。

不僅如此,還會麵臨著江家無窮無儘的追殺。

……

之後的時間裡,江初寧每天都會跑到江上寒那裡照顧小奶狗。

並且還給它起了一個名字,叫年糕。

小年糕在她的照顧下,逐漸長大,在洗了澡後,露出那一身雪白的毛髮,特彆可愛。

由於它腦袋上的毛過長會遮住眼睛,江初寧還給它用粉色蝴蝶結紮了一個小辮子。

但江初寧不能在這裡待太久,最多到了晚上,她爸爸派來的人,就會催著她回家了。

導致她和江上寒單獨見麵相處的實踐機會,直線下降。

小年糕的膽子也逐漸大了起來,有時候會跳到沙發上,趴在江上寒的旁邊,用爪子去扒拉他,想要他陪它一起玩兒。

江上寒看著它那粉紅色的蝴蝶結小辮,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