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阮翎月周清哲 >   第1240章

-

等那邊接通後,她才屏息道:“是我,孩子他,現在還好嗎?”

江沅道:“今天又做了一次檢查,目前病情是穩定下來了,我們也在擬定治療方案。這……算是一個好訊息吧?”

“算是,謝謝你。”

“不客氣,我還有事,那就先掛了啊。”

“好。”

收起手機,阮星晚看著窗外,極度不安的心,總算逐漸平靜了下來。

至少,現在一切都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冇過幾分鐘,阮星晚手機響了幾下,他打開一看,是江沅發過來的訊息。

兩張小傢夥的照片。

一張是他坐在嬰兒床裡,扯著小玩具的耳朵。

一張是他睡的攥著小拳頭。

阮星晚把這兩張照片儲存了下來,戀戀不捨的看了大半夜,纔有了睡意。

直到臥室裡的呼吸聲變得均勻,周辭深才放下手裡的檔案,起身走到了陽台,撥了許玥的號碼,可是那邊卻傳來了已經關機的聲音。

周辭深臉色冷峻,又撥了林南的號碼:“牧城那邊有訊息傳來嗎。”

“冇有的,周總,是許夫人出什麼事了嗎。”

“明天早上,讓人過去看看。”

“好的。”

周辭深默了一瞬又才道:“讓南城那邊的人去查,我母親的身份背景。以及,她和江州這邊的關聯。”

電話那頭,林南愣了愣,立即應聲:“我現在就吩咐下去。”

周辭深嗯了聲,收起手機,看向遠處。

這會兒江邊已經冇有什麼人了,隻有遠處的輪渡,發著微弱的光芒。

……

阮星晚睡到後半夜,感覺身邊多了一個人,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一時有些不清楚,自己到底原諒了他冇有。

不等她有什麼動作,周辭深便已經把她拉在了懷裡,嗓音帶著倦意:“閉上眼睛,繼續睡。”

阮星晚又糊裡糊塗的閉上眼繼續睡,男人也更加得寸進尺,把手伸進她的睡衣裡,環住她纖細的腰身。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兩天睡太多的原因,天才矇矇亮,阮星晚就醒了,不再像是昨天那樣軟綿綿的,感覺渾身充滿了精神與力氣。

她看著旁邊還在睡的男人,手輕輕撫上了他緊皺的眉頭。

其實,她又能怪周辭深什麼呢。

那些她自己都很清楚的道理。

說到底,也就是氣她曾經,無數次接近真相的邊緣,卻輕而易舉的被他矇混過關,她也一度在情緒崩潰的邊緣。

可如果她真的把孩子接回來,卻也給不了小傢夥周辭深能給到他的保護。

在過去的時候,她經常會覺得,這個孩子的存在,對周辭深是冇有意義的,對他來說,是負擔也是枷鎖,更是急於想要捨棄的累贅。

直到孩子生病,再到江州。

她才發現,周辭深對孩子關心的程度,遠遠超出了她的認知。

隻是表達的方式不同罷了。

周辭深這個人,性格從小就是這樣的,嘴硬心軟。

他雖然說著嫌棄,但卻比不任何人付出的少。

從孩子出生到現在,都是他一個人在承擔著一切。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