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阮翎月周清哲 >   第1149章

-

李鐸見她神情不對,上前問道:“阮小姐,怎麼了。”

阮星晚搖著頭,用力咬了咬舌尖,找回了幾分冷靜與理智:“你幫我去周氏看看,周辭深在做什麼,如果你看見了他的話,告訴她,李雪死了,讓他過來。如果冇有的話……”

阮星晚深深吸了一口氣,又才道:“如果冇有的話,你就直接回家。”

李鐸點頭:“好的,我現在就去。”

李鐸走後,阮星晚忍著身體的輕顫,對警察道:“麻煩你帶我去看看她……的屍體。”

“跟我來吧。”

到了停屍房,等白布掀開後,阮星晚看著那張熟悉的麵容,感覺呼吸都變得稀薄了許多。

警察道:“我們正在嘗試聯絡她的家人,你知道聯絡方式嗎。”

阮星晚啞聲:“我不知道。”

“那你見過她這個男朋友嗎,他們感情怎麼樣,平時有過爭吵嗎?”

阮星晚默了一瞬,搖頭。

她對李雪的瞭解,充其量也就是表麵而已。

不,應該說,那些表麵也都是假的。

她就隻是知道,李雪這個名字。

其他的故事和家人,都是他們編造杜撰的。

為了騙她。

阮星晚突然覺得有些可笑,她怎麼都不會想到,她曾經懷疑的猜測的那些,有朝一日,突然是用這種方式揭露真相的。

離開停屍房後,阮星晚看著外麵的陽光,感覺是前所未有的刺眼。

而那邊,楊振的審訊也結束了。

雖然他極力否認,並且表示李雪已經失蹤好幾天了,他也冇能聯絡上她,可警方這邊卻接到人匿名舉報,說李雪在失蹤前,見的最後一個人就是楊振。

同時,屍檢的時候,法醫在李雪牙齒裡發現了人體組織的殘留物,正好能和楊振右手手背上的那個咬痕對上。

現在隻需要等化驗結果出來,便可以給他定罪了。

阮星晚在警局門口一直坐到了天黑,才接到了李鐸的電話。

周辭深不在周氏,周氏的人也不知道他去哪裡了。

而這個時候,楊振剛好也被從審訊室帶出來,準備關押。

看見阮星晚時,他臉上突然露出了幾分詭異的微笑:“阮小姐。”

阮星晚看向他,臉上冇有任何表情。

楊振轉過頭對警察道:“我想和她聊聊,就幾分鐘的時間可以嗎。”

警察看了看他,又看向阮星晚,直到後者點頭後,才走到了一旁去。

楊振道:“阮小姐應該認識小雪吧,畢竟,她幫你帶了那麼久的孩子。”

阮星晚神色不變:“你想說什麼。”

“嗬,我千算萬算,卻冇有料到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既然他們過河拆橋,故意陷害我,那我也做件好事,不放告訴阮小姐,你的孩子,現在恐怕已經凶多吉少了。”

阮星晚瞬間攥緊了拳頭:“你對他做了什麼?”

楊振笑:“阮小姐誤會了,我哪有那個能耐,對周氏未來的繼承人做什麼,自然是有那個能耐的人做的。”

聞言,阮星晚唇角繃直,眼裡多了幾分冷意。

“阮小姐還是趕快去看看吧,不然你們母子可能連最後一麵都見不到了。”

,content_num-